62233中文网

查看: 12|回复: 0

第九三八章 狂贼记忆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3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1

积分
33
QQ
发表于 2017-3-11 23:3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她一路走去,到了遮阳伞的下面,在躺椅上躺了下来,看了看正安静沉睡的他,心中涌起一阵淡淡的温馨,当初那一段时间,真的是难以回首的噩梦,但幸好,一切都过去了。- a$ j% w; V; A6 ~% W, ]; K
) l1 g3 _: I' e& e, ~# i. m
只要能够在一起,哪怕只是安静地呆着,都能感觉到强烈的幸福。
* q$ k; R4 C0 d* P, q6 C. l5 s9 s4 g
" f& B; Y: V& N: \7 P' s; _2 w在躺椅上躺了一会,不知不觉竟睡着了,她做了一个很遥远的梦,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和他一起,一步一步走向神圣的殿堂。
& |) b0 I: r! _* s: J# B$ Q* O4 [
这个梦美丽且真实,一年前,他们秘密地举行了婚礼,然后开始了漫长的蜜月旅行,周游世界。+ ~5 g; G! Y  z7 |$ F
9 F# U5 ?9 J$ `- h- H" e- @
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感觉胸口似乎有一些痒,她睁开惺忪的睡眼,发现旁边的人已经醒了,两只手竟覆盖在胸口的那两团柔软上不停地作怪。
' o4 D3 X7 }2 d' `, |- M; Q" I, B1 ]3 C/ U; R. t$ E6 v
“聂言!你又不正经了。”谢瑶羞恼地嘟了嘟嘴。
! Y; u1 z. r1 P% j7 {- X  n. K6 E1 C
" z7 ]% o' V0 T# ?% d# q  H“你穿得这么xing感,我怎么可能正经得起来。”聂言露出一丝调侃的微笑,在谢瑶耳边轻轻地道。
/ J/ z! s2 R9 s, Z) b4 p
/ [; U9 O) L+ W! M这个人,却不是聂言是谁,那正中心脏的一枪,居然没有让他死掉!要是知道聂言还活着,外面不知道将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làng。要说当时的情况,也真是凶险万分,聂言佩戴了一块怀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子弹的偏移,另外刺刀事先发觉有人偷袭,叫了聂言一声,聂言当时还是有那么一点反应过来了,身体稍稍有点侧移,但只有那么一点点而已,那发子弹还是命中了他。
# x) w* A- h0 |* ~- g. ^2 h  B1 Q4 g7 R- h, d
那枚子弹擦过聂言的心脏,对心脏造成了一个很大的创口,当时就造成了大出血。幸好两个特种军医是处理这种紧急事件的老手,用特种凝固yào剂暂时封住了伤口,并做了一些简易的处理,暂时保住了聂言的xing命,然后紧急送往医院了。
; Q0 L" [8 e8 I; q. E4 L" [- l7 C. b; j2 L  W& b8 e0 e! r
也幸亏聂言的身体强悍得惊人,要是普通人,恐怕早就撑不住直接死掉了。5 h5 \# \" q/ J" s8 s

5 ?& I5 T" Y4 M# ~. D& E8 ~& j聂言这种重伤,当时华海第一医院根本没办法处理,聂言的心脏已经破损严重,即便用某些材料修复,但心脏功能,还是会有一些损伤,需要有匹配的心脏才行,但是心脏这东西,哪会说有就有。心脏移植手术已经非常发达了,心脏这种东西,根本供不应求,一般活人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心脏捐献出来,这是违反法律的。于是当天,华海第一医院就对聂言进行了急冻处理,把聂言冰冻之后,第二天就运了出去。
+ z+ V5 g4 ?. |* Z# u- \2 s! O$ C5 ~2 T. I/ `. |1 f) a
直到两年前,聂言才完成了心脏移植手术,然后进入了漫长的恢复期,将近一年多,身体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一年前他和谢瑶结了婚,两人开始了蜜月旅行,这一段时间,聂言都没有进信仰。" v" A3 E4 p7 o5 P+ k

9 ?! ~" [" R/ J2 |聂言呼出的热气吹在耳朵上,令谢瑶感觉痒痒的,双手抵在聂言宽厚的胸膛上,那种坚实的手感,让她觉得格外真实,眼前的幸福不是梦境,一切是那么美好,想起刚才自己犹豫再三,但还是穿上了这xing感的比基尼,心里突然多了一丝勇气,在聂言的耳边道:“聂言,我想要。”; U% t* b8 k- T# k4 x, B( p
6 f( `5 Z3 C( a& w% c: Q# d
谢瑶的话,火辣大胆,充满了挑逗,聂言感觉自己xiǎo腹处一团yu火腾的一下升了上来,露出一丝怪笑,道:“nv人,这可是你自找的。”; B3 K; m. C4 Q8 n  @# ?% B+ b
) L9 m5 `$ k$ b9 R" U( l
“怎么样?”谢瑶挑衅地挺了挺胸膛,心里却是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主动地挑逗聂言。2 `( J0 f2 h& e4 w3 v1 [0 r

1 {; F" I; F4 J$ P$ k谢瑶胸前的布片早已被扯下,那一团柔软抵在聂言的胸口,异常地柔软,滑腻的触感令人心痒难耐。
& y2 h: d. f% h' o  m- Y
  d5 M0 C3 N. n% ]: t9 q$ C谢瑶平时温柔安静,现在这番火辣,给聂言一种异样的新鲜和刺激,简直是激发他的兽xing。聂言在谢瑶的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两下,恶狠狠地道:“看我怎么教训你!”他再也按捺不住了,一声沉吼,扑了上去。
3 g0 n9 ^. `: a- Z& i2 }  a3 F3 X: w1 g# x
一片旖旎的chun光,今天谢瑶好像放开了,异常地火辣和主动。
; |+ M7 v, w& A& h. i; f, k  {! x; Z* E4 ]
谢瑶的比基尼早已褪下,承受着聂言的冲击,身体不停地颤抖着,皮肤上泛起丝丝动人的红晕,一对雪白的yu兔抖出一阵惊人的rulàng,喉咙间发出you惑的呢喃。/ t: H5 R7 h$ q: u) E* w4 j

  B8 d& L8 j/ Y两人换了不知道多少种姿势,看着谢瑶不堪风雨的样子,聂言慢慢退了出来,拍了拍谢瑶的翘tun,爱怜地道:“累了吧。”
: s3 s' f( T: w) Z  N! D& ^3 M: ]7 \) y
“不累。”谢瑶倔强地摇了摇头,抿了抿嘴,一翻身,把聂言压在了下面,右手抓住了聂言的要害。8 {( }6 J8 v% ^, v4 b
: I6 v6 P; C6 o1 h
聂言倒chou了一口凉气,恶狠狠地道:“你这是在玩火。”% o1 J4 N) t- m! g/ S$ ]4 h; R( ?8 U
, r' \+ \. e% c, s( _
“哼哼,这下换我了。”谢瑶露出一丝xiǎo恶魔般的微笑,有些紧张的样子,生涩地对准,慢慢地坐了下去。6 W5 z% \; Y- i7 z

) p) c; W1 a; c2 u( ]$ J呼,两人都不禁发出一声发自灵魂的颤音。
) h9 i# x0 D  X. Z' j0 C- \; Z. n- b! S
“少爷,少夫人,可以吃饭了。”后面忽然传过来一声叫喊,两个长相清秀的nv仆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不远处,看到这里的场景,发出一声惊呼。
+ b- H4 V/ d7 h0 c$ b. |8 F, p8 e: n) u  a/ u
聂言和谢瑶正有些忘情,哪想到突然有人过来。
0 y* s% L. _+ `4 `" o. N: @3 I) W
被人看到,谢瑶心慌了一下,身体一阵急颤,的皮肤dàng漾起了一片绯红,聂言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快?感袭来,忍不住剧烈地耸动了一下,发出一声低吼。
1 m  O7 ^+ T& J1 w+ t: j+ h1 J" g
# ?* P4 H" T: O; C: W, W谢瑶发出一声高亢的呻yin,然后软软地瘫在了聂言的身上。
) ^, t& B+ |$ Z) D% }7 T# h2 w5 T/ c! K9 I, b8 x4 D. w% Z) [
那边两个nv仆相视一眼,羞得落荒而逃。
' G4 Z# H, J; j/ Q$ L6 A! ~# d
" Q! |5 {1 g9 k2 I许久,谢瑶才恢复了那么一点点力气,嗔怪地看了一眼聂言。$ a& e, z# _+ D, F
) F; ]- l, j; |7 q' _/ [6 O  ?
“这不能怪我,我是无辜的,刚才谁要了还想要。”聂言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怪笑地看着谢瑶。
( O+ I! {& d# W% V$ C' o
. h8 I2 l8 y5 m8 h& A5 Y“还不快点退出来。”谢瑶拍了一下聂言的胸口,粉颊娇yànyu滴。
- C% i1 e0 m2 @4 D' G7 f
, L& z- j1 o9 d. v& H; r谢瑶披了一身衣服,偷偷地看了一眼聂言,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怀上,今天之所以这么主动引you聂言,是因为今天恰好是危险期,结婚一年多,两人的感情愈发深厚,她想要给聂言怀一个孩子了。想起刚才的疯狂,谢瑶羞赧不已,而且居然被人撞破,还好岛上只有nv的,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自处,简直没脸回去了。( g% ^  [& p9 d1 \( o/ W

3 m  K4 ?* w- M“我们回去吧。”看着谢瑶羞臊的样子,聂言戏谑地道。: [6 V% R( }! y! e4 k
" e  w8 F: j+ {
两人一起,顺着岛上的xiǎo路,朝远处的城堡走去,一幅安静祥和的画面,仿佛外面的一切,都无法打扰到岛上两人平静的生活。
% [% ]1 f2 J5 T8 S' V, v8 n1 b. L' M0 e' R7 _. u( G
信仰奥柯伦城,虽然聂言消失了很久,没有再出现,但是牛人部落自从统一了光明阵营之后,在光明阵营的地位从来都没有人撼动过,奥柯伦城俨然已经成为了整个光明阵营的中心,这里的繁华难以想象。大街上,无数的玩家川流不息,用比肩接踵、挥汗成雨这样的词来形容亦不为过。奥柯伦城虽然扩大了无数倍,其规模已经超过了卡罗尔城,但是依然无法缓解这拥挤的景象。, l, D5 M* u* A# X

7 A5 J! c  e, u3 [. R& y除了格林兰帝国的玩家,萨特恩帝国的玩家也大量涌进了奥柯伦城,街上走的,有人类、有jing灵、有兽人,服饰各异,充满了别样的风情。1 H: H! I9 r  h9 N  D+ e3 {
; {- L, n$ k1 W* X/ R# F' n
人气旺,街道两边开店的商家们自然是眉开眼笑,他们每一个人都赚得盆满钵溢。8 r; e4 J$ {; C4 j" j

: X' F) i3 @6 }; T& A* y7 i除了开店的商家,摆摊的玩家们生意也不错,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
8 K% I( B. r1 B% ^8 Q/ r( F# }! [! x1 k
“一百七十级战士暗金战靴,加移动速度加抗xing,想要的密。”
0 _9 E) j9 X# K' k7 C
/ d# c% F" k- H' d/ v" @; {5 ~“一百九十级盗贼黄金皮甲,增加技能等级,想要的快点过来!”  u  O2 k% \( \8 w1 k6 @$ _

4 c7 \: T! Z1 ]% m/ h' P: o街道两边的摊位上,各种技能书、装备琳琅满目,成为了街边一道独特的风景。& Q* d7 g6 P: r7 L

: C7 e6 l2 h5 m- A; B不管是谁来到这里,都不禁会感慨此处的繁华。" t. @9 K7 B6 I& `9 g
/ P6 H. ~- ^" I. D+ v6 A1 [6 l
一个全身黑sè莫兰斯魔铁铠甲,肩膀上斜背着一柄长两码的超级黑魔巨剑的玩家从街道上走过,朝奥柯伦城星空yào店所在的方向走去。
5 J" R& F* w/ }$ [2 P8 c6 h
7 q6 H) I4 h) H% G! D( S4 n% W4 T周围的玩家们感觉到他身上强大无匹的气势,一个个大惊失sè,纷纷朝两边退了出去。0 y- _  b6 e4 F

6 Z1 W/ ~5 |, R6 l) X那人对于玩家们的反应丝毫不以为意,径直地一路走去。; J: _1 ^* O( D+ |

/ ~" c/ g" A& W) A“这家伙是谁?”人群中一个玩家看着他高大的背影,不禁问道。( D, P' C5 h, K, s. |) ?4 }

0 Y, h+ j7 h$ d0 y“他你都不认识?牛人部落的水sè烟头!一百九十七级圣剑士,最有希望晋阶传奇的几个人之一,据说他已经在做晋升传奇的任务了。听一个牛人部落的朋友说,他接到的任务是单挑干掉世界壁垒两百级恶魔化领主级的毒龙,只是差一点点就赢了。”" H9 t4 h+ Y4 v7 q1 l5 P9 u

7 p0 b9 S3 H6 \; L1 U/ i2 {. o3 Y“原来是水sè烟头,刚才只看到他的背影,没有认出来。我说谁这么猛,居然穿一身莫兰斯魔铁铠甲,拿一把传奇级的黑魔巨剑,单挑两百级恶魔化领主,好猛啊。”那个玩家震撼地道。, F! L0 \& M( y2 L3 u' p0 p% t
" ]7 Z5 E/ W5 E
“那是当然,水sè烟头是牛人部落装备最好的几个巨头之恐怖的,那个第一高手鹞子现在两百零三级,已经能干掉两百级恶魔化领主了。”. H9 U7 U5 ]5 j7 P: g- v( U

3 t: U7 i" N( H% A" j“据说狂贼涅炎当初一百五十级的时候,一身一百八十级降需求的传奇阿巴克套装,就可以挑战一百八十级恶魔化领主了,要是他在,第一高手应该是他。”
4 Q* f4 a; ^+ X+ M; x
5 m6 q+ p4 K1 H3 A“狂贼涅炎那是一个传奇,都已经三年多没有出现了,现在还是一百五十多级,跟鹞子他们估计还是差了很多。”
1 k/ \5 e6 G. h  g) x3 L8 H5 u+ O, i; _
他们xiǎo声地谈论着,心中微微一叹,狂贼涅炎,恐怕已经不会出现了,只留给他们一丝难以忘怀的记忆。
& m4 e: i  D2 l% A) i, O* m* y5 o) ^" z+ d
bk
本站部分文章原创和来自互联网,如侵权请联系本站
62233网 爱情 亲情、友情等情感文章欣赏及人生感悟、经典哲理励志搞笑文章校园文章美文故事、散文随笔等免费在线阅读。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705号

.

Copyright © 201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