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33中文网

查看: 16|回复: 0

第九三六章 第一杀手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3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1

积分
33
QQ
发表于 2017-3-11 23:3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依旧是那个有些破落的酒吧,曹旭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喝着啤酒,其实从他躲掉那些监视他的人,秘密筹划刺杀聂言的时候,他便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因为只有他死掉,天下集团、正荣财团和龙跃财团的人才能安心,然而,就算死,他也不能像条狗一样卑贱的死掉,因为他是曾经叱咤风云的曹旭!
; k. `7 R& g1 [; x+ L1 j
" \8 D7 z! [, A2 _' A& Y于是,他huā费了三百亿策划了刺杀聂言的行动,连一分都没有给自己留。明面上的一百亿是一部分,另外两百亿目前正在公证处,只要聂言一死,钱就会直接打进那个人的卡里。: T5 J5 ]" H1 \" L

. T+ h% l+ }* A# ]. I, y他静静地母着酒,一丝辛辣的味道,顺着喉咙流了进去,他不得不承认,就算杀了聂言,他还是输了,即便心里是那么不甘。2 W0 B( }/ V# T% J$ x  d
% S7 J0 ^" ]  |  D
酒吧里的喧闹,仿佛与他无关。* G3 q3 ^) R$ B
8 `: n. l( e4 s' h$ U
他明白,自己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只安静地喝着自己的酒。
8 K- a( R  D4 y; w' j' d
; d# a3 k) a5 L* ~9 W“服务员,再来一杯酒。”曹旭高声喊道。5 y% j& \  [( u" e6 ^% h( Q

# D* f: E  w9 g2 ]( u" B他的声音落下,一个服务员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摆放了一瓶白酒。
3 ~+ `. N+ v; W1 Y
9 o8 ~! A  Y( c  u" r% f“先生,你的酒。,那个服务员把这瓶白酒放在了桌子上。
1 u7 t5 c5 s0 q* K$ v* Y  O. x4 v5 I: Z4 B3 j+ N( q4 c
曹她有些醉眼朦脆地瞟了一眼这个服务员,咧嘴一笑,嘴里有些含混不清地道:“你知道吗,你的技术和鬼狐差太多了,鬼狐的伪装,绝对比你要高明得多。,
) p" v1 ]! q5 g' w$ N* {, r4 A+ x7 f
听到曹旭的话,这个服务员面色一凛,右手悄然地放进了衣服里面。
+ p$ D' ~3 k" ?
6 e9 O/ h0 c+ }曹旭拿起白酒的酒瓶,倒在自己身前的玻璃杯上,然后一口灌了下去。
4 s: H/ s8 V" h# d& J. L1 P
" [0 y# k7 ~$ y0 V3 H看到曹旭的动作,这个服务员又有点茫然了,如果曹旭把他认出来了,为什么他还会喝这瓶酒?莫非,曹旭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了。
5 h/ u6 @* B. j" ~
2 \) p$ c- {2 e. Y9 a“鬼狐为什么会成为第一杀手,不是因为他出手有多快,而是他的伪装从来没被人识破过。你的伪装技巧,跟他一比,简直烂得要死,酒吧服务员可没有你那么锐利的目光,这间酒吧里的男服务员目光总是会往那些性感女人的身上瞟,而你不是,你的眼神中带有强烈的目的性,你的目标是我!还有,这里可不是什么正规的酒吧,穿得这么一丝不芶,反而将你暴露无疑。”曹旭又灌了一杯酒,谁也说不清他到底是醉了,还是依然清醒着。
! P3 h6 H) L  ]$ G0 j3 L8 B) c( `+ T" t( q- i
曹旭如今虽然落魄,举手投足之间却依然从容淡定,有一种旁人说不出来的气质。
$ U% J8 X% P2 w
) c* F0 u1 y1 Z5 D, z" ~3 _( u) y“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这是我送给他们的最后的礼物。我曹旭二十岁起家,进入世纪财团,三十一岁,升任总经理,三十五岁把妻子拱手送人,搞垮世纪财团董事长夺取总裁之位,作恶无数,最终却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妻子惨死,五十六岁未育有一子一女。名利之流终究尘归尘、土归土,只落下一身累累情债,叹一声此生何必!”曹旭忽然放声大笑,笑声中,带着一丝苍凉。
/ @( g) G" F5 S$ _) E
/ y! W7 F. r: j- Q看到曹旭近乎癫狂的样子,那个服务员叹了一声,转头离开。
0 o- M9 L6 Q7 d/ [/ s
: _0 ^. j2 `+ c0 B& l6 L' T/ r7 h此时角落里的影杀也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再朝曹旭看去,发现他已经仰倒在了地上,酒吧里一片混乱,过不了多久,就会有警察来,那些躲在黑暗中的人,都慢慢地退去。- s  C9 K4 Q' b% x, B
5 q3 j% Y: ^4 F) h" @7 |
聂言看着手机上的视频,可叹曹旭一世枭雄,落得如此下场,听着曹旭的话,聂言百般陈杂,前世曹旭虽然作恶多端,但是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自己的重生,是不是就是他的报应?
' T( y4 I; D/ p# b- y( S2 i5 S. ^0 |, C
这一面的因果,聂言也说不清了。
3 j4 g: m8 w5 a% ~) \( b+ M) J4 l' r$ z3 @
曹旭一死,聂言的心算是彻底地放了下来,一切总算有牟了结了。0 h7 ^3 K/ Z& Y0 E3 F6 C
8 M8 S# h- W6 m) ]& ]# j
“我们走吧。,聂言道,他的笑容,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和自在。: ~% X8 ]6 z4 H& Y4 W

8 k8 u( @% _3 b" X# S/ `( y“聂言小心!”身后传来刺刀一声低沉的吼叫。
. R) u% g% q% j0 f
; S4 |* }$ X9 U1 Z7 @就在刺刀话音刚落,噗的一声闷响,聂言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胸口,一发子弹穿透了他的胸膛,鲜血浸染了他的胸口,右手一摸,手上染上了鲜艳的血迹,这种濡湿的感觉,好熟悉。
0 H# }3 e7 }" B1 P: I# Q8 Z& C
, F" I( j$ s- n: ^1 X  x! M聂言的眼皮无力地垂落了下去,仿佛要陷入永远的黑暗,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个身影,父亲、母亲、谢瑶、刺刀、唐尧,还有很多很多人,这些人,都曾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然而此时,却越来越遥远,他伸手想要抓住,眼前却是无尽黑暗的虚空。
5 |, R1 R- T7 e) @1 `0 _& W; W! F" E8 f# v4 h# R+ A8 E3 |
难道,我这就要死了么?+ r) T( k8 v1 @5 |% H" L

; d4 Z$ S& f0 W! C; V1 v' [重生四年,不过是一场梦境,这一刻,才是当初的真实?
3 b! W' j, N" U# V" \+ p6 `3 t, x" F# s
又或者,这就是命运,命运让自己重生,给了自己四年时间去弥补所有的遗憾,但是现在,命运决定把他的生命收回了。. j# Q) l, y4 |
, A9 H' Q$ ?7 l( S0 r0 r9 P
难以摆脱的命运啊,聂言悠悠地一叹,但是他的心中,有太多的不舍,老天啊,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一些时间,让我看一看父亲和母亲那日渐苍老的容颜,还有她那美丽清甜的笑脸?
2 {! i7 K  E+ P9 }" h% P
0 z( v( Z9 M* M2 W难道,已经来不及了么,那一别,竟成永远。
2 v4 r, |7 D! P0 K! e
6 T& f% A7 I; U" W4 o; q曹旭死了,父亲和母亲应该已经安全了。
/ M( N. A$ r) ]: s8 s2 I1 y3 z+ X- l; P: `
至于谢瑶,会有一个人比我更爱她,然后一起直到永远。聂言仿佛看到了很多年前那一幕,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她美丽的脸颊,她看着聂言,露出一丝恬静的微笑。
- v3 h! @8 T4 w5 e! S  u- ^  U, G% n. \; {- j! R6 p
永别了,谢悔,
; t; B: R- i! M8 |9 i! a  I
: b. ]& ?: O# L' K9 G$ ~) I% _聂言感觉头越来越沉,耳边传来一些惊慌的喊叫,但是这些声音越来越模糊,最终再也听不见了。
7 Q6 l/ c: ~0 r/ O3 y& Z  d* r& ~$ T6 M# d; ]  `5 q
“快点给他止血!”9 P7 L3 n1 L, ^0 T# D7 H
8 I9 ~% R7 m, Q* F
“处理伤口,动作要快!”! k- G0 g1 n& j9 n; }; a1 c& ~

; ^) A5 \, ?6 O6 b% [6 Z5 W“军医呢,快点过来!”刺刀近乎疯狂地大喊,声音嘶哑,虎目中隐隐有泪光闪现。+ u; k. g# u5 G. e) R
1 \- H& r+ j6 x' s
两个军医蹲了下来,紧张地替聂言处理伤口。
# X% O8 ^8 u* k
# d* s! J9 B& N8 Y一千六百米开外,一个身穿迷彩服的人收起了重狙,透过远视镜,他看到那一枪已经命中了,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冷眸,这枪应该直中了心脏,没有必要再补上一枪了,而且聂言身边到处都是人,也根本没有机会了,他放下重狙,纵身飞掠而去。) ~* U- x8 Q# T& {8 w9 W5 X
0 a- o+ l+ z* r% Y2 d
刺刀朝东边看去,子弹是从那边过来的!看到那边树林中一个绿色的影子一闪而过,虽然只是那么一点点些微的动静,但还是落在了他的眼睛里,刺刀纵身冲了出去,此时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那个人!' i4 R* I1 k: `+ l

% h8 @; j& e! }% B) Y/ F4 V+ E4 H卫星显示,那些杀手已经全被干掉了,却还是有漏网之鱼,对方肯定做了一些伪装,混了进来!有可能是刚才战斗的时候出了问题,也有可能是之前就已经混进来了,默默地等待机会,直到现在才出手,这手法,刺刀立即联想到了一个人,第一杀手一鬼狐!4 s/ _8 u" |$ ]) e) ]
# ?# h  c4 v# M3 J8 r
鬼狐这个人,是最神秘的一个家伙,很少接刺杀任务,每次接任务价格都高得出奇,但是他的任务没有失败过,不管是各国政要还是商界巨头,都有死在他的手里,而且神出鬼没,谁也没有见过他本人。
& `' N2 R- R% X) d" j7 y% U. V. Z& l0 P
这才是曹旭真正的后手,之前那些杀手,不过是障眼法而已!可惜他们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 h  B; O5 C

4 J, v% u- t* L) P. p$ T; G刺刀的心,如同被刀一寸寸割裂了一般,和聂言相处那么久,虽然两人之间是雇佣关系,但刺刀早已把聂言当成了兄弟!8 h2 k/ ^' ?) x0 c

8 {% Z0 c( A3 O' H, X% V0 t鬼狐在丛林间飞掠,跑出上千码,看了一眼身后,并没有人追来,他脱去了一身持种兵的迷彩服装束,扔进草丛里,变戏法一般,换上了一身休闲装,就像一个翩翩公子一般,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与他无关,在他出手那时候开始,他便干扰了卫星,所以卫星没有记录下来当时的情况,他笑了笑,任务完成,只要确认了聂言的死讯,他便会有两百亿的进账,杀手真是一本万利的行当,他朝公路旁边停着的一辆车走去。
" h# i. g3 U$ v# `4 U+ O# c! C6 c$ p
就在他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噗的一声闷响,他感觉心猛地一疼,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发现自己的胸口多了一丝血洞,正泊泊地冒着鲜血,踉跄一下,噗通倒在了地上。
2 G  I4 ^+ R2 g4 h! M/ F, h' x4 v  k) b5 r8 J; \7 Z% s& \
鬼狐倒地之后,一千多米开外的草丛里,一个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正是刺刀,他面沉如水池走了过来,一脸冷酷的表情,刚才射击的时候,他特地偏离了心脏,鬼狐只是受了重伤,但要死的话,还需要几分钟。
1 A$ m( \0 b7 W" f% J$ Y* j0 b% |8 Z- j$ b# e9 d3 q4 P$ r- A$ F
鬼狐的身体还在剧烈地抽搐,似乎是在忍受着痛苦,他艰难地想要爬起来。
- z3 L1 O" R( m$ u# N1 p! T4 b9 `* U: i( x: c. w
刺刀走过去,一脚踩在了鬼狐的背上,鬼狐剧烈地颤抖子起来。4 w2 r$ K) h4 `

3 `' [: X# H- o3 t“你是谁?”鬼狐咬着牙,颤声道,此时他根本没有转头的力气。# U# S% I) w5 a! _+ l0 j9 z/ ^
) t: U( i. j) O9 U  Z/ n
“让你死个明白,刺刀。,刺刀寒声道,右手拿起了一把手枪,对准了鬼狐的脑袋。% b; P% @0 i( A" F

' k3 k1 i8 Y' X" p“果然是你死在你手里不冤。”鬼狐咧了咧嘴,原本是想笑的,但是比哭还难看。
, A. O  x5 Y- `# n0 \% t( o6 r% p* i2 x7 F& K
刺刀扣动扳机,一声沉闷的爆响,并不是枪声,鬼狐的脑浆溅了一地。
- b4 ~. F3 y) x  c1 D
- p! D" V. n' h鬼狐全身**了一下,然后不动了。
; Q8 s& n4 y3 Y& a& ?& C' y, n& Z( N; E0 ^6 t, A! l* ^1 ~; L1 v# k
看着鬼狐的尸体,刺刀的愤怒宣泄完,心中涌起一丝悲凉,聂言那小子,真的已经死了么?他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却又不得不相信,仰天悲吼了一声,一滴泪珠从脸上滑落。4 i* A  ]. T2 h2 |) q
8 S- {% ?5 Q; x7 z" _
未完待续)
本站部分文章原创和来自互联网,如侵权请联系本站
62233网 爱情 亲情、友情等情感文章欣赏及人生感悟、经典哲理励志搞笑文章校园文章美文故事、散文随笔等免费在线阅读。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705号

.

Copyright © 201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