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33中文网

查看: 17|回复: 0

第八一五章 疯子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3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1

积分
33
QQ
发表于 2017-3-11 23: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地上不时传来那些保镖哼哼唧唧的声音,这还是刘天时第一次这么狼狈,以前他就算作威作福,别人也不敢拿他怎么样。如果不是刺刀叫住了王铎,他有可能会被王铎打死!
8 s! G8 q: X# |  `; H
" k4 H8 a% `6 H2 w012特种大队,这个番号立即被他记住了,他眼神中闪过一抹怨毒,不过是一个特种大队而已,他不信自己动不了这些人!
0 [: b) h8 [6 ~
: N1 y8 Y. o7 y+ t聂言站了起来,他受伤并不严重,他看向角落里的刘天时和被打翻在地的秦寒,他明白,刘天时和秦寒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今天放过他们,以后肯定会遭到他们的报复。秦寒还好说一些,莫内财团的势力一直在南美那边,不过刘天时就有点麻烦了,这家伙背景不简单,要是动用他背后的势力对付天下集团,天下集团就有麻烦了。* r. H7 h8 q2 R* S- Z
, i4 f2 f% u7 k+ D4 d. o' ]
他朝刘天时所在的方向走去,距离刘天时越来越近,只有两步之遥,面沉如水。7 S+ e, |2 r0 L% S2 d/ {+ _
8 a5 w5 Q+ I* s7 c$ o
刘天时看到聂言走过来,神情变得有些紧张,背后已经抵到了墙边,退无可退了。
, Q7 B) N) _: t; S
9 h; j# [, p4 K“聂言,你不能杀我,否则天下集团肯定完蛋,谁都保不了你们!”刘天时放狠话道,这已经是他唯一的依仗了,刺刀刚才叫住王铎,令他觉得自己看到了聂言的软肋。2 ]4 P; m8 Y; x% u, V, }% C5 ^

+ r$ t4 S6 Q2 U8 m6 ^, ?2 P3 P聂言冷笑了一声,道:“我倒是想试试,杀了你之后,天下集团会不会像你说的一样完蛋?”5 o  v- a) R/ O+ B+ q
) G' }& r# @5 K
“你......你疯了!”刘天时看着聂言的眼睛,不像作假的样子,他一下子慌了。, T7 n: e3 h2 f* x& N  X+ b, x

; T* @$ D! x5 Z9 y# k8 E8 l“你准备怎么处理?”刺刀看向聂言问道,“如果你想杀他,为了斩草除根,我可以把他们全族灭门,三天时间绝对足够了。”+ x0 a! L  Z% S# C- v5 g
) D- d6 N- a9 F
往日里刺刀一向沉默,从外表看,普通人可能只会觉得他有些冷漠,直到这时,他才显露出了一个佣兵的凶悍之气,他杀的人起码有上千人了,手上沾满了血腥,死在他手里的高官不在少数,也不差那么一个。
) Q; A7 i0 s' ?  ?" O/ R, x$ T- n5 y0 Q( W' u
“你们这帮疯子!”刘天时这才看清楚,自己惹的到底是什么样一群人,或许,他们真的敢做这么疯狂的事情!, @5 G- T' E! P( b+ B( I

( ~4 c0 X5 G% X3 q* o, _/ P刺刀瞟了一眼刘天时,哈哈一笑道:“别忘了,我是一个杀手,杀人是我的职业。”+ d  W; F! r3 k5 t( l3 z
% T; f3 e% ?$ N# {6 k$ L; @  A
聂言的手不自觉地动了一下,但是他忘了,自己并没有拿着泽恩纳德之剑。% U; K( G) r, A& x- s
+ C$ z. e$ v! t( O7 I% F
刺刀静静看着聂言,等待着他的决定。/ v% f0 ~" i7 a! ^/ S

7 I; X) G0 v3 F: u“杀了他,我们可能会碰到一些麻烦,如果不杀,这家伙回去肯定也会报复我们。还是杀了吧,一个不留,把这里全部处理干净,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聂言说完之后转身离开。# ^; U, c6 W5 s5 |
# J8 o, n' W/ ~- S4 s
听到聂言前半句话,刘天时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认为聂言不敢拿他怎么样,但是听到聂言后半句话,他的心理一下子崩溃了。
" m! P9 l$ A9 ~  `. q' X  c: w- c. E: G5 Z
“聂言,不要杀我,我求你了,不要杀我!我保证,回去以后绝对不会报复你们,我对天发誓!”刘天时扑了上来,抱住聂言的右脚,这是他唯一救命的稻草了,如果聂言不改变心意,他就得死!
$ ^6 `1 \, x2 z. T. q! x+ r# I% V1 K$ W2 s& `, F# q
现在他已经毫不怀疑聂言会那么做了。
) I* \+ [. ~  G( S
1 C& ^+ Q% |2 n$ Z# S“好吧,王铎,你们把他们全部捆起来,然后快点离开,由我动手,别影响到你们的前途。”刺刀道,杀三十多个人对他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
( J- v  R) i5 d6 Z4 W' R. U( T( L
& X! p: _; r8 A' N. ~/ `  K“刺刀教官哪里的话,只要您一句话,我们立即就能处理掉这帮垃圾!”王铎道,他们这群人,哪个手里没沾点血?
9 N# A% q/ M9 w. h; T! F0 z( i* O/ o& h& m
刘天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此时他的心里已经充满了恐惧,死亡距离他如此之近。
0 Z# Z+ Z1 u8 i( f+ x6 v+ j
1 r" g# d# N" ?: T2 V' C1 _3 B“滚远点!”聂言一脚把刘天时踢开,朝外面走了几步,后面刘天时立即像狗一样爬了上来,抱住聂言的左腿不放手。7 @5 ^+ r1 J. G1 T- r. B

5 j( G: y1 h7 {1 C9 @7 k6 g. N* A- U“聂言,求求你,我不想死!如果你放过我,我保证以后乖乖听话,你让我向南,我绝对不敢往北!”刘天时哭着道。
$ E" Y& k* ]$ ^3 r7 ?' n% z' ]2 f. R7 Z) X6 w* B
“这是你说的,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杀了他!”聂言看向重伤躺在地上的秦寒,聂言并不是什么杀人狂魔,但是刘天时、秦寒已经把他逼到角落了,他必须反击,这时候不能有一点的心软,否则后患无穷。为了自保,他不得不学会残忍,这是生存之道。当秦寒、刘天时决定杀他们的时候,就要有被杀的觉悟!
' L; B# m, S3 U+ {' r3 `, g; G
( g% H1 ~0 u' O" J% i' x“什么?”刘天时愣了一下。
, D# m( Z' H0 Z6 \2 z* K4 b
9 U9 B" D: n9 e1 `, t/ a1 q“第一件事,杀了秦寒。”聂言重复了一遍,让刺刀给刘天时扔了一把匕首。
4 n, |9 f6 [7 f( [  M% e" W% B5 G- [: v. n  h( B! e: h5 q+ h) S/ P; ~6 y
叮的一声,一把匕首落在了刘天时的身前,跳动了一下。
, D% ?% u: ?7 N) ^( u! `( U: z5 P4 G/ O, {4 p3 p, m/ ?- {# I, S6 G$ w( B$ {
刘天时颤抖着拿起地上的匕首,看向一旁的秦寒,两人双目对视。刘天时的目光,渐渐阴沉了下来,这是他唯一活命的机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w1 N9 f  A1 d, @9 g0 Y

% b! l' N) f/ l5 r% w! Y3 O“蠢货,不要中计,他这是想让我们自相残杀!”看着刘天时阴森的目光,秦寒感觉心头阵阵发寒。
6 C( R# d# a; g
  J  u$ x2 |  d! H- J“兄弟,对不住了,你应该明白的,如果换做你是我,也会这么做的,别怨我。”刘天时捡起匕首,朝秦寒扑了上去。
$ X1 X! z& g* q3 ^: [: \/ s+ _- e( |' J4 i5 n- l9 ~, ~
秦寒或许怎么也想不到,他会死在刘天时的手里。
- T* D3 z" {2 w. Z. H2 m9 y$ i! l
' k, \2 {8 }& k9 m0 U5 g虽然聂言不忍看到这番场景,但他还是用手机拍了下来。% |3 v1 G! ~; s

3 V7 {1 M- J" [. F9 a" h$ f# T+ o刘天时拔出带血的匕首,看到秦寒的眼睛依然死死地瞪着自己,他吓得手一松,匕首掉在了地上,看向聂言道:“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吗?”* G+ i1 `1 U$ k. i4 a

; K9 |, K* a) o) Q* R, I“你还不能走。”聂言淡淡地道,看向旁边的刺刀:“你那有什么好用的东西没有?”  }7 Q, O; C" N2 N( j
- C/ z# f, _: {
“什么东西?”1 e: W: Z2 `5 m" @1 {  }
, m, t( c. J: c+ ~; H, w
“随时能要人命的那种。”聂言道,刘天时是绝对不能轻易放回去的。
  \& U' y3 g) S5 \# n% W/ ~  r( D- J! A* b" N5 G/ X9 B. t1 P5 j
刘天时听到聂言和刺刀的对话,不禁战栗了一下,此时在他眼里,聂言和刺刀两人,无异于恶魔,他们到底想对自己做什么?. x8 O5 C/ q. ^% u/ h+ o

# H+ V8 k8 v% V+ M- R刺刀伸出两个手指,中间夹着一粒透明的物体,道:“微型炸弹,可以嵌入肌肉里面,任何仪器都无法探测,随时可以引爆,威力不逊色于五公斤的tnt炸药。而且无法移除,位置一变动就会爆炸。”7 E( p! }$ {" b# }- l
% V" l7 v/ D) `8 N* `7 o9 r$ W! m' X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了,给他安装完炸弹就放他回去吧。”聂言道,环顾四周三十多个保镖,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不愿杀人,重生的经历让他心中有些相信了世事轮回这一说,手上沾满血腥,说不定有一天真的会遭到报应,但是有的时候,人总是不得不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 B. m$ c( J2 L; T4 `8 F; u  g5 Q' g" |" c0 M4 M* Z$ \. G3 n
聂言转身朝包厢外面走去,和几个队员带着唐尧离开了,他们把唐尧搬上了车。
, G" A; Q1 Y7 C7 I0 a. V4 Z" d( J5 P, |6 `
“你们回去吧。”聂言对这几个队员道,车上坐不下太多人。  ?0 V# ?' L& ~! {' H
2 l. X9 B' J( [: b& ^% l$ x
“谢瑶,你来开车吧,去最近的医院。”聂言道,唐尧现在状况不妙,他懂一些急救,要是碰到情况,能及时处理一下。# U- e  _3 }' {* @% {

+ V  y/ V4 C( z谢瑶点了点头,坐上了驾驶座的位置,索龙疾驰而去。
! g- f% |6 G& C+ K% B- N
/ S9 r  q( K" E1 f过了一会,唐尧慢慢苏醒了过来,不过全身无力,连抬一下手都非常困难,看到聂言,他咧嘴一笑,道:“怎么是你,我肯定出现幻觉了。”他声音很虚弱无力,嘴唇就像白纸一样,这些都是失血过多的表现。6 N# r9 s. m" z: h

/ H- w* B. I7 T5 `“你流了很多血,所以感觉很累,一定要撑住,等到医院就没事了。”聂言看着唐尧道。
) v( s, U: \( n1 d6 B9 @& P. ^+ p6 C0 L3 O$ i0 k+ p
“我没出现幻觉......秦寒那狗日的让我把牛人部落所有人的地址都给他,不过我没说,这帮兔崽子打得太狠了,帮我看看,我的手脚还在没。”唐尧吃力地抬头。% O: n& \9 T( O; l8 g. M( {

9 T4 w& E. R$ ~7 A3 [听到唐尧的话,聂言有点想笑,又有点心酸,和前世有点不一样,刘天时差点杀了唐尧,不是因为争风吃醋,而是想从唐尧口中套出牛人部落队员们的资料,不过唐尧还是撑住了。' \" o0 \' p4 u. I; x) c6 s1 m
, X" M. N  {0 c
“手脚还在,赶紧消停点。”聂言道,看着唐尧,虽然唐尧挨了打,但是没事就好,同时,他不禁为唐尧能够逃过前世的宿命而感到庆幸。
7 ?' N2 V/ I5 `+ z( t% j; z! N/ a$ b2 R+ i6 ~% z
“还在就好,我讨厌嫁接手术。”唐尧舒了一口气,躺了下来。$ v! |. w" l% I$ \& m9 W
% G1 O9 X9 p+ O+ O
索龙进了一家医院,唐尧被推进了急救病房。
9 K/ u9 o0 n0 q2 r9 c# y) D
/ M* r+ f4 N1 O2 g过了一会,聂言收到了刺刀的一条消息,那三十多个保镖都被处理了,刺刀解掉了刘天时身上的复合剧毒,在他身上装上了微型炸弹和小型追踪器,然后放掉了他。8 |% V; c6 [9 }* S- V/ g% o
( D5 k4 O. K3 f9 G/ R
“你那个微型炸弹有没有可能被取出来?”聂言谨慎地问道,如果那东西无法去除,那么他们就可以一直控制刘天时,但如果刘天时把微型炸弹弄掉,那他们就麻烦了。& s, x1 l" Z8 n4 H

! {* u! h, p" G; Y3 I8 g8 O9 q“我没见过有人取出那种微型炸弹,但是不排除有这种技术,我觉得放走刘天时始终是一个心腹大患,如果实在不行,就由我来动手,保证他活不过今天晚上。”刺刀道。
0 X9 Y, p& m  ?5 P; G
8 ^! H* p8 z3 h: u聂言摇了摇头,道:“王铎他们进天宫酒吧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少,这几天内如果把刘天时干掉,他背后的势力肯定会怀疑到王铎他们身上。所以刘天时暂时还不能死!”7 g0 N$ N/ g) c0 f" D& V0 l1 z
4 [/ v/ s4 P  `
“那我们要怎么处理?死掉的秦寒怎么办,莫内财团那边,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刺刀担忧地道,莫内财团的继承人死了,就算他们的触手延伸不到这边,也会派杀手过来的,到时候他们就要麻烦不断了。) i0 v2 [  z  J1 J

' e8 t* R% C+ S' W/ n5 y“我自有办法。”聂言神秘地一笑道。[(m)無彈窗閱讀]
本站部分文章原创和来自互联网,如侵权请联系本站
62233网 爱情 亲情、友情等情感文章欣赏及人生感悟、经典哲理励志搞笑文章校园文章美文故事、散文随笔等免费在线阅读。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705号

.

Copyright © 201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