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33中文网

查看: 13|回复: 0

第八一四章 群殴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3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1

积分
33
QQ
发表于 2017-3-11 23: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聂言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唐尧,唐尧还在流血,如果继续失血,后果不堪设想,他一咬牙,朝唐尧走去。5 f) G  g8 H# h

( ?9 z0 c. d/ R/ r“聂言这家伙给你多少佣金,我可以给你双倍!”刘天时阴沉着脸,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这样威胁。
2 ^' |- m9 l/ X9 w: t; T9 N8 t. ^: W0 H7 A1 S  e
刺刀哈哈一笑道:“我对这倒有点兴趣,你们人多势众,我担心你们反悔,佣金可不可以先打进卡里?”
5 b1 N) J& M) T# J- r1 c, a5 m7 U/ Y  B  \
刘天时冷笑了几声,他看出刺刀没什么诚意的样子,眼珠子一转,想着办法,看向聂言淡淡地道:“我不信你们敢杀了我,如果你们真敢杀我,不光你们两个人,天下集团也会跟着消失,别以为莫云天那个老不死的家伙能保得住你们。”5 y' x' u+ K3 ~# }1 d, V, ?4 h+ g
8 V) o& V% k# I% Y
聂言听到刘天时的话,心头一僵,他毫不怀疑刘天时背后的人绝对有这样的实力,天下集团是聂言的软肋,如果因为他的关系而连累了父母,聂言会内疚一辈子的。但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容许他有丝毫的退缩。! M" e3 ~; B( y! N
& @9 m; C: r& s5 U
“你可以试试。”聂言冷冷地瞄了一眼刘天时。
3 m+ I. y6 A* Y, ?( d$ d2 g% x
9 m% O! s1 ^5 j" @' D  f7 M刘天时一时语塞,他自然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S3 o1 \6 J8 M* s4 L
& o$ o( `' Y3 G( m/ `  A
刘天时那边人很多,但是他们投鼠忌器,没有刘天时的命令,不敢轻举妄动,场面僵持了下来。* V+ ^& L0 ?# Z% a

! L+ P( B* A; V( p7 S3 B刺刀听着聂言和刘天时的对话,他意识到刘天时这个人的背景非常深厚,到了甚至可以蔑视莫云天的程度,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他都不能真的杀了刘天时和秦寒,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甚至会毁了天下集团,这绝对不是聂言愿意看到的。
. j7 ]6 x' e9 ^5 M6 t# s$ ~5 L2 I5 F7 ~; K8 `( X9 [
聂言走到唐尧的身边,看了一下唐尧的伤势,唐尧身上的伤口多达七处,还有很多被打之后留下的伤痕,看到这些,聂言心中充满了愤怒,是刘天时先惹到他头上的,这笔帐,他迟早要算回来。( G, ~, U3 |* p% d. u3 V

1 \6 r0 ?& N7 C他从衣服上扯下一些布条,赶紧给唐尧包扎了一下。, c7 W& T) H6 N# {

/ y( o3 v- s4 h8 F) b9 B唐尧还处在昏迷之中,不时地说着一些胡话:“狗日的......有种你杀了我......”
: j/ A' n' v3 @; }; F$ t  i) z1 w$ z: }2 u1 V1 y
看着唐尧的样子,聂言鼻子里阵阵发酸,他给谢瑶拨了一个电话。
% `1 n, s, A8 `, V8 V/ p0 M! r9 W) v2 |5 C! m( d4 [6 U( U/ n
一看是聂言的电话,谢瑶焦急地询问:“聂言,你们怎么样了,我已经让父亲派人过来了,一会就到!”
0 t9 d% i# b0 |* G3 }0 A. p1 l% e6 W+ e6 n/ Y0 `5 R! ]
“谢瑶,找几个人进来,把尧子带走,他受伤了,你就别进来了。”
- H: p6 z) S& z6 M! u/ N. q' }# w/ I& l, y  s
“聂言,你们到底怎么样了?”谢瑶快要急哭了。
# q. t" @- k& t7 N( H- j1 r: y" C. q  J6 \- g/ u
“我没事。”聂言淡淡一笑道。
1 j6 n3 y, p' d5 y& Y* S' w5 }/ w
' [$ _8 u8 |- e, |聂言抬头看去,发现一道红外线瞄准了刺刀,正朝刺刀的后脑勺方向移动,如果命中后脑勺,直接射中要害,可以让人在短暂的瞬间失去意识,无法做出任何反应。8 D9 O# h2 I4 p' l  [" V

: V* |8 w) U0 J4 u+ V, I" r# B“刺刀,小心背后!”聂言出声提醒道,他朝红外线来源方向看去,只见七八米开外的卫生间门口,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正端枪瞄准刺刀,扣动了扳机。- J/ T" M- V/ x0 x: S6 [# S

) I& y! _8 j6 h9 z' t% O6 T: U7 Q刺刀提前收到了警示,一个闪避,噗的一声,那枚子弹射中了他的肩膀,一道鲜血飙射了出来。
& Y# V( W1 p! S8 D! Q( |: S) q9 D
+ P, @5 y5 M* T. |7 w% g" Y7 j, \在被射中的时候,刺刀两道金属牙签出手,噗噗两声,同时命中了刘天时和秦寒,刘天时和秦寒发出一声惨叫,捂住脖子,他们闪避得显然不够快,这两根金属牙签从他们的脖子上穿过,不过刺刀攻击的不是致命的要害。
* u9 |2 f8 ?. w
! @* u3 i% A( V/ V他不能杀刘天时和秦寒!仅仅只是那么片刻的迟疑,他便错失了干掉刘天时和秦寒的最佳时机!9 d2 u; f- N& A* Q
$ h4 g1 e8 d* w6 q1 l) [4 ?( e
就在刺刀被子弹射中的时候,旁边几个人扑了上来,三人夹击刺刀。7 s+ w# y  H( Y5 Q, p
/ s5 T1 F4 X. x6 R
刺刀带伤迎战,被一脚踩在膝盖关节处,单膝跪了下来,立即有三把武器对准了他的脑袋,嘭的一声,刺刀的脖子上挨了一脚,差点晕眩,倒在了地上。
  X/ ?+ T3 w! c* y# }. s" Z
. N" J" h' y$ i$ z% y, k另外五六个人掏枪指住了聂言,如果聂言有任何动作,他们立即能在聂言身上开出几个洞来。
# j' S3 M- a( v$ `, ~' O
5 |- }- \' y3 Y! H  ~" t7 p要是平时,聂言可能不会轻易就范,然而身边唐尧还躺在地上,他要是有任何举动,就会害了唐尧!; r  h4 s. q5 @
' r. `9 ~. \: e1 l$ `
一个体型彪悍的大汉走了过来,一拳轰在聂言的下巴,聂言倒飞了出去,摔在了地面上,脑袋意识渐渐有些不清晰了,他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但是眼前一片茫然,他感觉到一个人走了过来,努力地想要移动,那个人一脚踩在了聂言的脸上。
: ^' \1 t: f; u* P& F, G( c
, g6 v, s- z: \# u$ w钻心的疼痛,令聂言头痛欲裂。9 r, `9 ~% T9 r

! O. R9 M/ g; h$ Y& l6 x% r刘天时捂着脖子,走到刺刀的旁边,一脚踢在刺刀的腹部,刺刀像虾米一样弓了起来。
- Y( k2 [! }5 Z4 N, t
( L! G/ C5 S1 p8 K; I% G“吗的,从来没有人敢伤我,你是第一个,我要把你折磨到死!”刘天时的声音寒如冰霜。
, y, U* a! T, \9 x: b# l! R
% G7 y7 G5 Q; V3 W1 z! J& {, ?& z“你还是考虑一下你自己的处境吧。”刺刀捂住腹部,冷笑道。
9 p& m* N3 f9 W8 j% ]! P  |9 G; O  a- c: p( y! ]/ ^% z
“还嘴硬。”刘天时正要再踢刺刀,被秦寒拦住。. n; p7 K/ @' C3 r; ^

( P5 f7 D& s5 T1 y0 B) w! ]“听听他说些什么。”秦寒道,他感觉有些头晕,虽然有点失血,但按道理说,这点失血量,他们应该不会感到头晕才对!% a( e2 c+ F4 {& R* u8 @
& f9 d/ X$ b& z
“你们现在应该已经有头晕的感觉了吧,新型re-x剧毒,它会一点一点侵入你们的脑子,用不了半小时,你们就会感觉脑袋奇痒无比,直到把头皮挠破,想要把脑子整个挖出来为止,剧毒会持续三天,然后干掉你们。re-x剧毒有三万多变种,配方是我自己弄的,想要研究出变种类型找到解药至少要五天时间,有种你就杀了我们。”刺刀冷笑道。  W3 Y. H8 V/ L  `: B8 D0 R  l- x7 V

6 U  W: A5 B: ?听到刺刀的话,刘天时和秦寒背后冒起丝丝寒意,re-x剧毒他们还是有所了解的,他们没想到刺刀会有这么恶毒、卑劣的毒药。刺刀是一个佣兵、杀手,经常杀人,自然会留一手,有这种剧毒药剂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4 u3 }9 x  e- j2 l0 h# ]. g$ `
. ~/ X/ M6 f8 ?' @& e  ~% H+ @“草!”刘天时怒气勃发地要踢刺刀一脚,但脚刚刚抬起来,看到刺刀如毒蛇一般的眼睛,脚立即缩了回来。
; J, s' ^9 j4 x( A& P3 ^: d
2 f) z. D1 [( _就在刘天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包厢的门被一脚踢开了,几十个人涌了进来。
, v4 h8 u6 c# C0 f; t; p) y. q1 I2 ?! P
“刺刀教官,聂言教官!”王铎、林毅等人一看到倒在地上的聂言和刺刀,一下子眼睛都红了。
! e% w' t& l* A! b1 [; ]
% [% y( v# A# F, @“吗的,搞死这些家伙,一个不留!”' Q) x  V5 R. c' q6 n8 n6 [& e

8 G/ U4 K0 j/ N7 k" ?. N1 U% [“动手!”' Q3 P0 v0 M8 E6 d/ L
% A2 Z* L# v* r0 K3 F. o( j
王铎、林毅等人就像下山的猛虎,扑向那些穿黑西装的家伙,几个人扑向了刘天时和秦寒。
; l: a1 B. G; k) l8 ]" f6 ]% Q0 }7 ]6 `/ d
包厢里面顿时一片混乱,王铎、林毅等人都是刺刀训练出来的,聂言还把自己的一些顶级职业感悟都教给了他们,他们的实力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在整个军队系统里面都算是佼佼者,这些保镖虽然有几个实力不错的,但是根本不是王铎、林毅等人的对手。
' M2 k' p" t3 k( F# v+ P
* y2 k! B" Z5 ]# n9 ?王铎、林毅等人因为聂言、刺刀受伤的关系,一个个怒不可遏,下手更是毫不留情,这些身穿黑西装的保镖们被一顿暴揍,一时惨叫连连,倒了一片。) M3 ?! C4 [+ ^- @0 o! ]! ~
) {$ o4 r- ^4 d( @$ p
刘天时、秦寒傻了眼,他们不知道王铎等人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看到有人冲过来,立即伸手招架,跟他们打成了一团。
8 l; j# M3 {0 N9 q* |+ K. ?& G
5 C/ P* a5 {8 o% G3 Y" ^嘭,刘天时被王铎一拳砸在脸上,被打飞了出去,王铎这一拳毫不留情,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他可不管刘天时到底是什么身份,看到刘天时倒地,不停地用脚狂踢。1 {! ?/ _, e+ ?8 C# [$ G7 X

; p. r4 [- l# b. @! ~7 @刘天时被打得惨叫连连,用手保护着身体的要害:“别打了,别打了,放过我......你们这帮家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我爸是刘国成......”
1 S- Q& z/ B! S3 s) K5 z% r6 ~# u* Y: ?: M0 g
王铎呆了一呆,刘国成,他倒是听说过这个人,那个人确实是高官没错,很有能量,他却没有停下,那个家伙虽然很有能量,但是跟自己不是一个系统的,想要动他必须通过正规程序,收集证据、通过总参审议才行,仅仅因为他和刘天时打架,那个人就想动他,是不可能的。
; q6 p$ ?. }' V* K8 i! ?; f3 s% i) E, Y8 c8 N/ I7 D
“靠,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照打不误,听着,我是012特种大队的王铎,有种就来动我,老子随时等着你,谁不敢来谁是孬种!”王铎咒骂着,一脚一脚狠狠地踢在刘天时身上。: R  f9 o4 e/ t6 e8 R

/ M0 y9 h# F- W9 q5 p“老子012特种大队林毅!”
3 z1 y3 y! w: z0 k7 e# k6 v
+ P# W- R! s5 ~* ^7 a“老子012特种大队郭峰!”, P3 G% w, E2 d) ^* u/ R  l% P
/ u( [# g' W0 d( l" d% s
......5 i, A3 i* r* h6 W4 N) q
2 H6 g& X/ I' }
刘天时鼻涕眼泪一大把,他以为自己要被这么打死了,一种死亡的恐惧感涌了上来。第一次碰到有人完全不惧他的身份,他心中唯一的依仗都没了。5 }" k) ^' _8 }: ?# L

' ]- S& ~$ C' c6 Q“王铎,不要杀他。”刺刀捂住腹部坐了起来。
4 R) y+ _( o6 H5 w2 v; r( e6 t( |0 b, z% A
“是,刺刀教官!”
5 j. Q+ C5 C; V- c5 P% X, }! U5 Y. J- H5 c
他们对刘天时、秦寒一轮暴打之后,这才放过他们,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保镖刚想爬起来,被一脚踢飞了出去。1 d* l6 O; v6 F) j8 z- d3 V6 b: M

+ k, T% m6 B5 m: V8 @) ?1 Z6 M王铎、林毅等人把刺刀、聂言、唐尧扶了起来。
% y; L6 W/ K$ h- }, J0 b3 M7 w8 ?5 x' g
“尧子老大怎么样了?”
/ q  `& D, x2 h4 ^# Q* k" [
- t" D6 {, o7 C" s5 [“受了很重的伤,失血过多。”聂言道,他很担心唐尧的伤势,尧子,千万要撑住,千万不能死!9 B5 H5 i- `* E- W. p$ e
# B/ s9 i5 U+ U$ B
王铎拿出一些药,赶紧给唐尧重新止血包扎:“这些药是特种大队发下来的特效药。”
% s3 h) z( F" l0 i. l4 I( w, l
2 s& C2 U" Y# J刘天时缩在墙角,不停地颤抖,他受了内伤,脸色因为畏惧吓得惨白。
5 q0 r+ K9 r) i% l$ O4 @) U4 ]3 N1 ~/ C. \! N) e2 a) K
“今天的账先记着,别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了,要是以后你敢动聂言教官、刺刀教官试试,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王铎冷冷地盯着刘天时。1 j7 {( V, |1 h

8 p& T( O5 f: A$ k3 E刘天时此时哪还有之前的威风,他不过是一个什么都没经历过的公子哥而已,第一次在死亡线上走了一回,被这么一顿打,他对王铎等人的畏惧已经深植心底了。[(m)無彈窗閱讀]
本站部分文章原创和来自互联网,如侵权请联系本站
62233网 爱情 亲情、友情等情感文章欣赏及人生感悟、经典哲理励志搞笑文章校园文章美文故事、散文随笔等免费在线阅读。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705号

.

Copyright © 201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