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33中文网

查看: 15|回复: 0

第八一三章 刺刀之威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3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1

积分
33
QQ
发表于 2017-3-11 23: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剩下两个保镖被吓了一跳,但是优秀的职业素养,还是让他们在短时间内反应了过来,他们伸手格挡冲上来的聂言和刺刀。
, X( v. i6 E9 h& |& g- n2 T7 F% `
6 B1 x! M0 j! Q  z' D聂言握紧拳头,一拳轰出,拳风呼啸。
! j0 I6 K2 W8 K
5 c6 D: X0 s' A/ r9 ~; `3 G看到聂言一拳攻击过来,那个保镖立即挥起右臂格挡。6 y- I; e- i2 x1 ]+ ^

5 Z/ O' J) h6 J3 K$ U$ k8 o# d聂言的拳头和那个保镖的右臂撞击在一起,咯嘣一声,那个保镖右臂的骨头直接崩断,一股剧痛传来,他正要发出凄厉的嘶喊,声音刚到喉咙处,只见聂言一个侧踢,一脚踢在了他的脖子上。那个保镖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击在旁边的墙壁上,然后摔落了下来。
7 b& p9 A( F" U4 E  {) ]; o+ T4 M) F1 h
聂言落地,朝旁边看去,刺刀已经把那个保镖放倒在了地上。/ K- Q$ u! l2 R

4 }! G- Y# M$ X' r6 }9 H* y“我们进去吧。”聂言看向旁边的刺刀道。
8 [1 j; M4 D2 n6 N! @; E3 ]4 N; M& E) ~4 X7 l+ ~
刺刀点了点头,跟在聂言的后面。8 E) t/ [# R7 x4 o( C4 B) ]

6 b2 O& j) H2 Q. l! C9 b, l手机震动了一下,聂言看了一下,他收到了一条讯息,是王铎等人的,他眉头微微一皱,沉默片刻,低头说了几句,给王铎等人回了一条语音消息,一边伸手推开了包厢门。
6 H7 y$ X9 J5 @5 Y$ a$ \  [& ], C% p. I  D/ ]
此时东南一个小城市的火车站,王铎等人收到了一条消息。
/ A+ V1 n6 r) S  Z6 R% u" D9 V) {8 l. t# _$ F! g* E
“队长,聂言教官和刺刀教官现在在哪?”旁边一个队员问道。7 i; d: v9 v# A' R- l7 ^% R
0 g4 L% O  W; C  b: Q
“聂言教官说他最近有点事情要办,让我们暂时不要去了。”王铎接收了消息之后,有些失落地道。
7 [  |4 I% J+ ~/ E5 M/ E! B; l2 |0 Y9 n
“那刺刀教官呢?”
: D8 |9 k: [* K3 A5 ^; ]
5 G& X/ y- s/ x. ~2 k+ A“刺刀教官也跟聂言教官在一起。”
9 u+ b$ t4 l* u6 F$ P- e
1 B& E# \/ X3 ]- K. |- v“他们不会碰到什么麻烦了吧?”
* b7 e) Y5 Z3 t8 w, Q
) h% C* v; b' m% Q8 j! B5 B4 r4 {“应该不可能,以聂言教官和刺刀教官的身手,谁敢找他们麻烦?我打电话问问执行会长吧。”王铎道,他想起来自己还有郭怀的电话。
4 r- d) n& O0 V1 H
) q# Q! u" t1 q王铎拨通了郭怀的电话,和郭怀聊了一下,他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
* }7 N& g; i0 K; g% W. Y$ A1 F5 I& K! w7 f$ `1 |5 A2 L
“队长,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旁边几个人发现王铎的神情有些不对。
1 v: Q. g' @& z
1 f) E" n, j/ P“聂言教官和刺刀教官遇到麻烦了,立即换车,去华海,目的地天宫酒吧!”王铎沉声道。% L# \+ J# w  U# V
5 I9 r* I; p6 S
“既然聂言教官和刺刀教官遇到麻烦了,为什么不跟我们说?”* T1 ]8 F. J5 X+ L4 j* c9 \0 J: {

" M& h3 ]' x4 J) r/ g' H“对方来头有点大,聂言教官和刺刀教官应该是不想连累我们。”
& J5 f+ K7 A( I( p: E% V& n1 G
  T6 X( G1 W1 P9 D# Y0 n“来头有点大?难道我们也摆不平?就算上面来的,敢动聂言教官和刺刀教官,就算拼了被踢出012特种大队,我照样教训他们!”林毅冷哼了一声,012特种大队***于各大军区之外,直属总参,他们都是各大部队挑选出来的精英,是真正的特权阶级,只要不是那种只手遮天的人物,基本上没人能动得了他们。这里有十一个人进了012特种大队,剩下的人也被分配到了各个军队,至少都是中将级别的,掌握了一定的实权,这样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其能量已经超过了莫云天。像王铎、林毅等十一个人,虽然还只是中将军衔,但早已***于各大军区之外,就连各大军区的首脑也动不了他们。1 l$ U' V' a; |2 U1 Q& T; e

' c* R1 Y- U0 g( v# @“没有聂言教官和刺刀教官,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也豁出去了!”王铎郑重地道。0 ?1 x, D: }. N: u$ Z4 E0 y) _0 e
* }8 T# A1 X' O; V& ]3 b( ~0 }$ ^
“当初我们就说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种他们把我们全都下了!”
, }4 c: N4 `% g$ v' s* d: y% S2 g3 j, V
一时间群情涌动,三十六个人坐上了前往华海的火车。
+ U' g. j% W9 l# O) p
+ t7 t1 f2 [7 O. ]% T聂言并不知道,王铎等人正朝这边赶来,在接到王铎发来的消息的时候,他并不想把王铎等人牵连进去,毕竟他和王铎等人只是萍水相逢,之所以训练王铎等人只是为了完成莫云天的委托而已。
* P0 ^, X4 O6 G5 P" s  T1 _
6 e( I  X4 C% v% m' e" F9 Q聂言和刺刀进入了包厢。1 J0 G3 ]' R! d! j- f  q

# g/ T8 I: z0 I7 p“先生,您要的拉菲来了。”聂言说着,迅速地扫视了一圈,包厢里面的环境映入了眼帘,这是一个大概一百多平米的包厢,中间是一片开阔的空地,旁边摆放了一张很大的桌子,四周放置了沙发。- t1 v/ T( b! m, }
$ z8 [% C! o' p2 m
里面至少有三十多个人,分列四周,沙发上坐着六个人,正聊着什么,聂言的目光从这些人脸上扫过,他只认识其中两个人,一个是刘天时,另一个是秦寒。9 Y5 q8 _. n1 b: A4 h8 f
  U2 t1 ~+ L4 W7 @$ I( B: e
包厢里一片混乱,地上有很多碎玻璃渣,地面上躺着一个人,地上流了一大滩血,他可能已经晕过去了,嘴里发出一些含含糊糊的声音,看到这个人,聂言立即认了出来,是唐尧!
' V+ \: C8 y1 z# R, k5 i- r/ Y
5 v0 ^+ u- W, u, c4 t看到唐尧的惨状,聂言的心剧烈的抽搐了起来,这帮畜生!# g6 n% \, q3 o4 _# x8 w2 k

; ~# X* t- K* J  Y聂言看向刘天时和秦寒的时候,目光冰冷如刀。; G8 \- b7 v1 \/ O( [& g. j8 U
, R9 x+ A, x8 T5 X, F! x4 b* x
“滚出去,我们没让你们进来!”刘天时骂道,砸过来一个酒瓶,嘭的一声,那个酒瓶在地上炸开,玻璃碎片四散飞溅。
: W  l: c; g) {7 t7 R! d& c4 R8 N( n/ g/ Y1 K; g) K
秦寒瞟了过来,和聂言双目对视。
, k4 S3 _) b5 D' R% n4 f6 @9 A5 D2 ^1 }! F$ o
“聂言,你终于来了。”秦寒淡淡地一笑,就像看到猎物上钩的猎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得意。" z! i- \) d7 k4 e" g. }0 I
+ g; a0 A7 U+ A9 y2 t, y( K
刺刀看了一眼站在包厢边缘的那些人,在聂言的耳边低声道:“我们可能有点麻烦了,这群人当中有几个是职业杀手,我跟他们接触过,实力不容小觑,其他一些人虽然不认识,但实力应该也不会弱。”
" l: \6 B# t" u8 N0 j/ k
6 B: u' L0 L& B' z6 U刺刀看人向来很准,聂言问道:“如果跟这帮人对上,有多少胜算?”
& _" ?9 Q+ q# P. E; M# c5 X
3 z# [$ X  Q4 ?5 E4 T3 g  u“不超过一成,如果他们用武器的话,我们基本没有赢的可能。”刺刀道,这些人不可能没带武器,所以如果不离开,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 T& Z. I& Z( Q) \
1 E" \+ ~- S% S% x. V& k/ }聂言看了一眼地上倒在血泊里的唐尧,他心头在滴血,坚定地道:“我不会丢下唐尧逃走的,刺刀,这段时间,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你先走吧,没必要白白送在这里。”
* \" w% `8 C0 |/ s0 r$ I  n- R
  H! \: z' r) D4 y3 C& h5 R! @* h刺刀的目光在聂言的脸上扫视了片刻,问道:“即便明知道必死,你还是不准备走吗?”2 r. g" I0 F- _$ m7 u9 w
. R9 i8 M- u! V1 ^4 i
“唐尧是我兄弟。”聂言道,用这样一句话回复了刺刀,他明白,如果他离开,唐尧肯定会死,刘天时不会手下留情的!5 @/ Q/ _& j- `$ N; ^
- n/ i' m0 {& Q9 r9 V8 l
如果这时候贪生怕死逃走,聂言也会看不起自己的。2 M# b$ s4 {5 q2 x9 B

0 _% N+ _+ l2 x  V" d0 l$ E1 C9 s刺刀似乎早已知道了聂言心中的决定,淡淡一笑道:“雇主就是上帝,既然你付钱,作为一个佣兵,自然要履行承诺,保证你的安全,放心,我会死在你前面的。”2 t. ~8 z& a/ F, }+ C4 ~) R2 D3 F$ U

! {6 Z4 e0 `: W  O' s刺刀仿佛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他的话令聂言有些触动,他明白,刺刀和他之间,早已不是雇佣关系那么简单了。
- n3 h- k1 g- @2 Z" [7 f6 F8 U% [9 R- p# o3 h8 f" F
他微微一笑,能有这么几个可以生死相交的兄弟,也不枉重生这一世了!6 W, T! x3 Y( s+ X$ A0 Y
4 r5 i: o  b% R  X, F0 p
聂言径直地走去,在距离刘天时、秦寒大概五六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刺刀跟在聂言的后面,一脸悠然的样子。
8 m/ s; |) Y% T" w, S- u
: M! N5 n, K1 P8 t  E: [( S2 L“不知道我是该夸你有胆量还是该骂你蠢货,明知道死路一条居然还不逃。”刘天时向后躺在靠垫上,眯眼看着聂言。
% s$ `& P% k; _0 t- |: U3 C6 |! B4 o" G; G
聂言扫了一眼周围磨刀霍霍的几个人,盯着刘天时,冷冷地道:“我们确实是死路一条没错,不过我们死之前,你们两个肯定比我们先死。”1 Y# p" H% v1 Y, y" _) U7 b6 m

  i- x* f, w/ q听到聂言的话,刘天时和秦寒不禁心头一凛,聂言这家伙够狠,这句话显然击中了他们的软肋,不过刘天时显然不会这样就被吓住了,就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大笑了几声:“你认为你们有这个实力吗?”
2 u3 |( o4 C1 g' S' V: z
0 ~' Q( K: m" D! k4 s“不信可以试试。”聂言针锋相对。
) C8 i7 r3 C8 j3 y4 Z( h" A8 D" L: }" t4 l0 Z
刘天时和秦寒稍稍停顿,和聂言双目对视。
5 c4 y$ @9 s, U) a0 \- U5 I- m$ K7 `9 H# q
刺刀手里拿着一根针状的金属物体,悠闲地剔着牙,右手一甩,只见这根牙签射向玻璃桌子,咄的一声,这根牙签钉射在玻璃桌上,厚达三公分的钢化玻璃居然被洞穿,那根牙签就这么镶嵌在玻璃上,空手达成这样的效果,这要多大的腕力!这根牙签要是扎在人的身上,恐怕不比中了子弹逊色多少。5 F' t  n, @3 C# c: l1 ]" o

5 y  Y5 z- ~( L8 h1 _) G. Q“看来今天要见血了。”刺刀淡淡一笑道。
5 F% T/ v) }" }! G5 y& S2 i6 b; D4 t& D9 V# m
刘天时和秦寒这才注意到聂言身后的刺刀,刺刀悠然的神态,以及刚才露的这么一手,让他们心神一凛,这个家伙是个高手!. z" }, ?7 W1 b, P5 {
) ~3 z! V. Z" v+ _
“这个人是谁?”刘天时问道,他从不知道聂言身边居然有这么一个人。; h& t) X' p1 O8 n/ T/ l

; K' E0 k& H) V- M8 e“那个人叫刺刀,国际上赫赫有名的杀手和雇佣兵。”刘天时身后一个人在他的身后低声道。& O! t5 E9 E6 o$ G. |

' z! }' `5 e3 ~# v4 K1 A- C“刺刀?跟狼牙他们几个比怎么样?”刘天时问道,他也雇佣了几个杀手和佣兵。( A. k" G- [+ p* Z" `

3 i3 D1 o2 ?$ {“狼牙他们跟刺刀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8 s; ]7 y* h2 G4 @( L' z5 I* u0 w  a. U3 o/ @0 g
听到下面的回话,刘天时不禁多看了刺刀几眼,他的神情凝重了起来,在这么狭小的房间里,聂言和刺刀说不定真有办法先干掉他们两个,他不敢冒这个险。
7 V5 }) E9 X* \' S) J) i3 |
( ?1 l+ E8 T7 _, {' Y+ S“你带唐尧走,剩下的交给我吧。”刺刀看向旁边的聂言道。; I: V) u$ x1 Q6 A! w/ `+ M
+ d" u/ }% d+ P5 \3 G( f# `; e
“不行......”聂言正想反驳。
5 M) h* _$ P3 o7 k- T7 x# Z) `, i( y4 V/ d1 a
“别在这里碍手碍脚,先把唐尧带走,他们想对付我,那也得看看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刺刀道,他锐利的目光扫到旁边一个身穿黑西装的人正准备把右手从口袋里伸出来,他右手一挥,一根金属牙签激射了出去,噗的一声,扎穿了那个人的手背,那个人手一抖,手中的枪掉在了地上。6 |, M3 ^* t+ ~) B  T
9 L9 _7 o5 H! t1 D
刘天时和秦寒正准备站起来,刺刀寒声道:“你们最好乖乖坐着,否则你们会知道后果。”3 K! k  l" ~/ y+ K$ t( ?- t9 T- G

6 f" Z: Q6 _* c; w刘天时和秦寒相视一眼,乖乖地坐了回去,他们压根没想到,居然会被刺刀这样威胁,但是他们不敢刺激刺刀,刺刀绝对能在短时间内干掉他们![(m)無彈窗閱讀]
本站部分文章原创和来自互联网,如侵权请联系本站
62233网 爱情 亲情、友情等情感文章欣赏及人生感悟、经典哲理励志搞笑文章校园文章美文故事、散文随笔等免费在线阅读。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705号

.

Copyright © 201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03968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