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33中文网

查看: 7|回复: 0

第七七三章 下马威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3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1

积分
33
QQ
发表于 2017-3-11 23: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穿过人群的时候,有些熟悉的场景,令聂言心脏猛然一震。' d% R4 i0 t  o
% `" U6 {2 n# z* w3 g8 r2 i/ I( Y
熟悉的场景,令他心中升起一丝难以抑制的悲伤。
) N& R; j& a- Y' L8 ^' ^4 s2 z* _, B+ ^0 i3 D" t+ V4 {
前世就是在同样的场景之下,光怪陆离的世界里,他看到了唐尧已经冰冷的尸体。" u& C  j" i" `2 I  R( W9 r( [, i
; n) F# v' L/ c/ [9 ~6 B0 h6 h$ y
记忆难以抑制地回到了前世,不过这一世的记忆,将他的悲伤冲淡了很多。
% _" x% B$ z% y  ?: y  `* t4 z! p5 k
不管怎么样,绝对不能坐以待毙,让前世的一切重演。3 z" Y# |' c* g" p

  e) q' D0 l; @4 W聂言的心坚定了下来,径直朝楼梯方向走去,走上楼梯,进入了约定的包厢。
( C) O' n5 M& X$ J6 J7 D0 C; {% d, f5 I! o; n
包厢里面,一个人已经在等了,看到聂言进来,立即站了起来。
6 N+ b# l9 p+ J. s% h+ t
: S- k- w" X6 q3 _- |7 t2 U“聂少。”魏凯恭敬地喊了一声。5 w% I: p' L7 r7 X

8 ~" w  K4 V( \1 n, K“嗯。”聂言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门口。8 u0 E) h% @" K/ x- O' @; }6 y, R

! n5 O8 g9 Q0 d! T; V# W魏凯把门关上,道:“我已经吩咐过了,不会有任何人进来。”2 `0 E1 t& A; p) v
4 h$ P3 [3 a! b4 t7 Q0 j
聂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打量了一下魏凯,道:“坐吧。”魏凯的长相基本上没什么变化,不过这么长时间不见,他留了一些胡渣子,显得老成了很多。
3 H1 J$ o- F2 M7 F1 u, f4 w7 k0 @1 s- p
魏凯迟疑片刻,在聂言前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7 j0 Z; G: o* G
& |, ?& S/ z5 \( b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聂言问道,端起一杯水,呷了一口。
5 N5 Z( v1 _% K- t: U, B
. w# D5 z8 h+ @# N看着聂言漫不经心地神态,魏凯倒有些紧张了起来,他努力使自己平静了下来,他明白,现在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机会,他***了***手,道:“聂少,是这样的,我希望您能够收留我们,现在我手下,有千把个兄弟,在宁江那条道上,绝对是首屈一指了。”, B, n% ?2 m) V0 m# b/ {/ ^# x; n

0 M& ]7 m; t" x  Q) q魏凯虽然也算见过世面,但是在聂言面前,依然无法镇静,他也有点纳闷这是为什么,在很早之前,聂言还是一个任人欺凌的毛孩子,但是现在,他在面对聂言的时候,会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他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 Q: {9 h1 B$ r; g
* f2 F* p) a$ B& z8 p2 y* w! V3 p聂言摇了摇头,道:“我对宁江那点地方没什么兴趣,我也不想混黑道。”$ w2 o2 T  p0 P$ R
6 }# d5 ~. [9 c, R
魏凯抬头,茫然地看向聂言,那聂言让唐尧跟他接触,是什么意思?$ U3 W  @1 h6 z
9 ]9 z* g* ]6 z& j' W4 [; U- S
最近一段时间,随着势力的扩张,他面临的压力很大,他迫切地需要一棵大树,聂言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天下集团稍微活动一下,他们就可以获得更大的发展机会。
$ `# ^) W# [2 v. E* W% {( n  u$ l* H: M' u
他以为聂言对他肯定会有兴趣的,没想到聂言竟给了他这样的回答。5 S. t4 k* @- q5 [

$ d- l) _4 O, B9 _0 @5 T聂言明白,像宁江那些地方,这么乱,跟一个贫民窟没什么区别,黑帮势力那么复杂,任何人都无法掌控,就算没了魏凯,还会有其他黑帮老大取代他的位置。魏凯年纪轻轻就独领风骚,可见还是有那么一些手腕的。6 n$ o, [1 G! ]

! ~5 c" p+ @! k  }2 w7 F“聂少的意思是......聂少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吩咐。”魏凯显得相当恭敬,看着聂言冷漠的脸,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g: L1 k: I0 f6 R0 E9 l7 l) X- n; x, r7 z& [7 J. M2 [, M
“有需要你的地方,我自然会找你的。我会给你一笔资金,帮助你们发展,以后还会有持续的投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的手下不能做作奸犯科的事情,否则如果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保不了你们。一旦我发现你没有遵守约定,我会立即中断资金投入,你也会知道后果的。”聂言冷冷地道,“我从不认识你魏凯,你也从来没有认识过我,这是我们合作的前提。”! L9 }* y/ Z1 e  [# N, ?3 w( {1 z

1 M7 k& b# \9 @魏凯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恍然道:“明白了。”聂言这是要跟他撇清关系。' Q% v9 ?: m. i. ?' J$ s/ G; r
2 ^' \+ g. G) a0 F
聂言点到为止,就不说什么了,魏凯算是一个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用上,但是先放着对他绝对有益无害,这样就想收服魏凯是不可能的,想让这家伙听话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 L/ H- ^8 U8 D$ d: D- r
& L, Q0 K' `1 x" I  N+ N' u0 J$ f聂言关照了一下魏凯,让魏凯处理宁江那边的事情,顺便往华海发展,有天下集团在后面撑腰,他们肯定能发展起来。只要他们不作奸犯科,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慢慢洗白,从而帮聂言做一些聂言本人不能做的事。  z0 ]; J1 w0 c! h/ x' ]

* n$ @2 c1 @6 Z9 _9 ]  i聊了一会之后,聂言站了起来,道:“有事我会让唐尧联系你的,我先走了。”
; P3 c4 H+ x; o3 G. Y6 I& E! y! n
2 l+ P* t/ C  ]) ]9 f, q“好的,聂少慢走。”魏凯站了起来,恭敬地道。
# P2 Z7 F2 Y: ?" J# s
. b7 Q: U, t  u" |# n- F; @“半个小时之后你再走。”聂言说完,推门出去了,一边拿起手机给刺刀打了个电话。3 v0 O* O3 [3 ]; K9 _, ]

+ T% w4 }6 p- W7 H- w聂言走后,魏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仔细地考虑着和聂言刚才的聊天,聂言确实拥有强大的资本实力,刚才那股压迫可能来自于聂言凌驾于他之上的地位和凌厉的气势,但是这样就想***纵他,未免想得太简单了。在他看来,聂言不过是他走向巅峰的跳板而已,他的目的,绝不仅仅只是一个黑帮。+ I5 Y% d9 {% H  m
! X$ q6 b* a# |8 X5 n; `; i
事实上,魏凯强大起来之后,宁江的治安反而是好了很多,他正在尽力地漂白,努力地经营着下面的产业,虽然偶尔也会做一些偷偷摸摸的勾当,但相比其他帮会,好了不知道多少。
( N& c6 k7 p7 u9 L* ~, x$ g" Q
3 x" S+ @4 D! W7 |5 K0 v' N  F% W& a) Q在沙发上沉思了大概二十分钟之后,魏凯冷冷一笑,聂言此时,也不过是个毛孩子而已,想法太嫩,只是一次密谈,就想令他俯首称臣,太自以为是了。
8 h. g+ N1 v3 E3 R* |8 S- d7 K% z7 T' E% k( {* C
有了天下集团的资本注入,他们的黄金时代就要来临了,等时机成熟,再把天下集团一脚踢开。3 y# v& Y" O$ m" l! ]4 b

7 b6 b3 J+ f# W3 o, `他站了起来,推开门,朝酒吧里面走去。) c, K. s1 u: L4 C" C4 X

) f$ R" ~7 Z1 E/ ^“哼哼,三十分钟,可笑。”魏凯嘴角微微一瞥,酒吧里到处都是他的人,已经被全面监控了,聂言进来之后,根本没有带任何人进来,他根本不需要在意聂言最后那一句话。
$ A  G4 n! |8 D" f/ k4 ^2 u2 |6 t2 y$ s1 t) b7 t6 O% o
“老大。”
1 {8 c/ `( P. U1 i$ o) X/ O- T0 g$ i
1 g5 V& W! f4 ^6 T/ t2 _“老大。”1 `+ S  N7 V" T6 w' G9 e4 _

0 h* j- x1 G( \! o5 K1 L7 P看到魏凯之后,十几个人聚了过来。
1 a* ?" i( J3 P1 {, X' s# ?6 n* b& [- W
“我们走吧。”魏凯挥了一下手道。
" N- G* D+ u+ f& p, n7 W' T8 q
! [# T) q9 r8 N8 \9 R7 A, g; ]4 Z, b他们一窝蜂朝外面走去,魏凯刚刚迈开步子,只见一个身影从自己眼前闪过,脖子上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他朝那个人看去,那个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之中,他根本没看清楚到底是谁。; B* n% c% G! ~0 K" R9 f9 k

5 }$ Z, R7 ~5 P, ^大概五六秒钟之后,魏凯的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他摸了一下脖子,手上传来一种濡湿的感觉,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
9 j, y: f% i: F# {
6 _* z) F; ?- v+ {一种强烈的死亡恐惧感从心头升了起来,他的手赶紧捂住脖子,脸色惨白,有些凄厉地嘶喊:“快点送我去医院!”& Z9 o( m+ z4 A, u& a
6 w- ~( r) r' L
“老大,你怎么了?”
6 z0 ]& u: r# P( \
- Q6 x8 a6 d# S+ ?“老大,你流血了!”4 A! X. F" J& v1 J2 g9 y6 ~# W

' W7 R9 j. |8 e% k5 s3 i$ [众人慌忙围了过来,簇拥着魏凯推开旁边的人往外面走,引发了一阵骚乱,酒吧里的人疑惑地看着这边,有些莫名其妙。
  P8 [# P% {) _8 i7 K( V( p/ k' n1 R
就在这时,魏凯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看了一下,是聂言打来的。6 r/ B, t! ^$ y7 d5 n
! ~9 L) l# Q& J+ v; L# A1 B( ?+ R
魏凯右手有些颤抖地接通了手机,手机里面传来聂言平淡的声音。
# P* ?1 v) E$ ]$ z) b
5 z* _6 p6 R5 |8 r) |1 ?3 |7 S“不用去医院了,三十秒以后伤口会自动愈合,我让你三十分钟再离开酒吧,结果你只等了二十三分三十秒,这是一次警告,如果下次还发生类似的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3 x4 T# C' @2 _2 x2 \2 h) z
! I, \% q3 W1 C  L) R* w9 G听到聂言的话后,魏凯心中阵阵发寒,摸了摸脖子,脖子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不再流血了,依稀还能触摸到一丝细如发丝的伤口。
4 J; Z+ F3 S  h6 h" ~& _
  G0 j" g$ z2 }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魏凯并不知道,但他可以确定肯定不是聂言,虽然只是一个照面,他依稀记得对方好像三十多岁。# h7 B* A6 m( t% l% B+ h
  d: Y' J% i" Q/ ]* z& J
好高明的手段!9 i  \$ A5 C9 m% G  c
. K5 q: E+ D$ }8 X+ {0 r: q
不知道对方用的什么武器,简直锋利无比,将他的皮肤划破的时候,他竟没有一丝感觉,过了五六秒之后,才有刺痛感,他可以确定,对方只要稍微往前那么一点,就可以轻易地划破他的喉咙。
& b0 B" }9 \# N* c, k3 C, f
( S5 K' @) J  v& `这时候,魏凯才重新地考虑聂言刚才说的那些话,背后渗出阵阵冷汗。聂言用刚才的行动告诉他,他的性命完全地掌握在聂言的手里,聂言随时都可以取走。
3 {" [' d! P/ s: o. Q' |" [
2 S( m  A' S& `. K, Y# N+ Y: ^! L2 r怪不得聂言这么有把握,他会听话。5 ~0 Z0 Q. ~2 s9 ]! M
0 Y# x. [5 O4 H8 Y- A
魏凯往前走着,脑袋里思绪起伏不定,他也无法形容自己此刻复杂的心情,跟聂言的这一番接触,才让他真正的觉得,他以前做的那些事情,不过是过家家罢了,他无法接触到聂言那个层次的争斗,也根本没有能力去接触,他只是最底层的垃圾罢了,任何妄图上位的想法都是很危险的。如果他想继续活着,从此他就是聂言的一条狗,聂言让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如果违抗聂言的命令,后果便可以想象了。. R8 Z! F7 H- P* S# `1 H
3 p$ \6 _' ~$ t
“算了,斗不过,那就安心当个看门狗吧。”魏凯落寞地一笑,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反而轻松了起来,以后至少不用跟聂言这个可怕的家伙为敌,今天晚上的事情,令他有一种从鬼门关里走回来的感觉,普通人根本无法明白,那种死亡近在眼前的绝望,以及从死亡边缘爬回来那种庆幸和兴奋,活着真好,哪怕能苟且偷生活几分钟。* p2 h3 M2 m: X( [

' l3 j% B+ N5 [5 j4 e, u( j2 q0 P旁边几个小弟疑惑地看着魏凯,他们觉得此时的魏凯有些奇怪,跟平时有点不一样。- v( M+ l+ w* C. q  Y

% R0 V% M  ]" ]4 F“我们走吧。”魏凯道,带着一帮人坐上车,五辆黑色轿车疾驰而去。
) z$ B. b5 T' W0 m  L6 |
- Y+ ~. C( c) `. U聂言放下了手机,微微一笑,刺刀顺利地完成了任务,魏凯算是彻底地被吓到了,经此一事,魏凯以后恐怕不敢不听话了。这一记下马威,还是相当有效的。只要魏凯肯听话,以后能用到他的地方是很多的。
8 f! H" ~, _0 Y5 J8 w3 O/ M/ F+ h4 g) R
一脚踩下油门,轰的一声,***的气流从排气管喷出,索龙在宽阔的马路上一闪而过。[(m)無彈窗閱讀]
本站部分文章原创和来自互联网,如侵权请联系本站
62233网 爱情 亲情、友情等情感文章欣赏及人生感悟、经典哲理励志搞笑文章校园文章美文故事、散文随笔等免费在线阅读。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705号

.

Copyright © 201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03968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