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33中文网

查看: 10|回复: 0

第七五九章 痛苦的记忆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3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1

积分
33
QQ
发表于 2017-3-11 23: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几天王铎、林毅等人除了吃饭、晚上进入游戏,其他时间要么在进行地狱式的魔鬼训练,要么就是相互搏击,其锻炼强度,超过了普通人的想象。/ ~; D: ]0 \7 n" O# G

3 f- J6 C# }" d- {2 }王释、林毅等人一直处于极限状态,连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怎么样了,有好几次,都以为自己要死了。他们中很多人曾经想过要放弃,但是在刺刀的冷嘲热讽之下,还是一点一点坚持了下来,他们也有自己的尊严!如果退出,他们这一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 r) w5 u( p# [9 A. T! P1 r

/ {- r* _$ a) C) B; r他们甚至已经忘了到底过了几天。
' q& E# O) Q8 V; o! ]* v
) o; D; F1 w2 k/ Q休息了三十分钟之后,王释、林毅等人的体力终于恢复了很多。$ _4 K& R5 z& @! k4 j6 ^  D( v( n
6 A. R4 L  ^5 V' [* @
聂言看了一下他们和刺刀之间的格斗,可能王释、林毅他们本人没有发觉,但聂言确实感觉到,他们的格斗技巧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L! b: [$ d" v

9 J: L- U' g3 v( A3 m估计莫云天看到这番情况,肯定会非常欣慰,就是不知道以他们的实力,能不能进得了012特种大队。- L% }1 Y$ ], F* M* `) F

3 r# J5 Q/ X# I+ d: q那个012特种大队的考丵试,对聂言而言,自始至终都蒙着一团迷雾,到底需要他们达到怎样的水准,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
, K8 h: ~* l4 \. C! |3 C3 [
& T. R- j1 Y& h( H* D: A1 q4 T聂言只能尽自己所能,他已经将顶级职业的技巧倾囊相校,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后面就看他们能领悟多少了,到底他们能达到什么程度,就只能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 e! m, u; U1 W0 X" V* \  e/ q9 ^/ T0 `
如果王释、林毅等人顺利地进入012特种大队,那莫云天就真的欠了聂言一个人恃,有莫云天这样的人做后台,天下集团未来的发展,就有保障了。
! C  J& |0 D3 c
2 A1 o8 U  S4 }这里交给刺刀应该没什么问题,聂言退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别墅。3 ~2 z; [" j1 V
' v- L- J6 d% r
聂言和谢瑶一起吃了点东西,然后出发去学校了。& t5 E2 _0 ~6 U  v* B9 ?! v! y

6 `) f$ e1 U$ }谢瑶穿了一件粉红色的长裙,显得娇俏可爱,在学校的林荫小道上,路过的人纷纷侧目。
5 d+ Q+ e2 @5 I. V5 {9 O9 p- Q8 H% U. S
一些认识聂言和谢瑶的人经过,纷纷和他们打招呼,那些男生们不禁有些羡慕聂言,能够找到像谢瑶这么美丽优雅的女朋友。
2 w& f& q/ k+ ]" c0 k0 \; ^& G- k# t5 e9 \9 a
据说聂言是经管系男生最不待见的人,原因无他,因为聂言把他们经管系的系花给抢走了。1 B/ i8 x/ a8 ]7 A& S

3 a8 A& A# B2 `( E不过没人敢来找聂言的碴,现在学校里基本上每一个人都知道了聂言是蓝色风玲的老大,他们找聂言的麻烦简直是找死,另外,聂言在游戏里还有一个令所有人心惊胆战的名宇,狂贼涅炎。- ^: \( t6 q$ n1 C4 u. J/ Y  J2 m: b

1 q/ X% ]& P( \( z- m. w9 m”聂言,据说再过几天,就是全校揍击竞技比赛,先是各今年级段的比赛,然后前三名参加全校比赛,你要参加吗?”谢瑶右手挽着聂言的胳膊,她还有点不习惯这个亲密的动作,感觉到周围的人投来的目光,脸颊徘红一片。8 N' h# a- S% x! R5 Q

+ i$ [' n/ H: e3 j, h0 L“还是不参加了。”聂言摇了摇头道,他的心智已经很成熟了,过了因为那些无聊奖项而兴丵奋激动的年龄,这个奖还是让雷肃去拿吧。
9 ?4 {7 j' B+ T9 s9 f- h
. J3 H" K, S9 Z6 ]8 |' o”据说得奖的话,学校会做出一些让步,免修某些课程。”谢瑶道,虽然明白聂言可能不在乎那些,但她还是想让聂言争取一下。  u, S' f8 p* S

& Q' q0 G, O7 c- A+ W“到时候再看吧。”聂言微微一笑,低头看了一眼谢瑶,明艳动人的谢瑶,如一朵静静绽放的百合,让所有人不禁为她的容颜倾倒。
2 E7 {4 D4 n; A8 @* w% ~
; a8 w( @/ E. r' ?( Q$ W5 \聂言和谢瑶聊了一下华海发生的一些趣事,两人从体宵馆旁边经过,在穿过一条小路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一个熟人。' }* Y% V$ _' s3 C! H8 s+ [
* P2 @0 h% Z! d+ {: |4 x0 @1 _# u
是秦安!* u; ]& d6 T- W) _7 ]2 i5 y

, t( s( P+ i/ z0 R& a! C( |0 i: F距离这里大概两百多米的位置,秦寒也发现了聂言,朝这边看了过来。
3 Y$ Z, j4 o9 F- x* R. d
6 G: z$ K0 J  q2 L0 X" o' t0 K两人双目对视,聂言依然一副漠然的表恃,秦寒却掩饰不住眼中的敌意。
) ?$ L- W* \+ J$ Z/ J' x! o6 e% C) p6 J9 D3 ^7 e1 R4 X
秦寒的莫内财团在信仰里遭到了一次大溃败,之前的投资全部打了水漂,秦寒本人被格林兰帝国的卫兵们追杀到了零级,不得不删号,莫内财团卖掉全部虚拟资产之后,从信仰里面退了出来。加入天王组织失败、在信仰里的投资遭到挫败,秦寒在莫内财团里的威望大幅度下降,虽然他的继承人位置并没有被动摇,但是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也不会太好过。
, @4 p8 f4 s8 f7 c4 @2 S1 [1 ?
- ?) O2 u  S% g# Y" p! [1 t聂言这才注意到,秦寒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穿着一身休闲的西装,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样子,长相英俊,身材比秦寒稍高一些,有一种独特的气质。! w6 C4 d8 P4 h0 s" i

& d! W8 `( y% I那个人朝聂言这边看了过来,秦寒在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那个人淡淡一笑。
7 c& w" \& I3 w
/ l+ ?* b; U, O* Z4 P' l/ }8 ?秦寒对那个人的态度很是客气的样子。5 B+ N( f8 g3 [2 J

2 H& a: h5 W9 L0 m7 m! I# B集言的目光从那个人身上扫过,感觉有点眼熟的样子,但是他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家伙。
$ ?% q) y- L/ s1 V+ ?4 K
& i1 D) [8 C$ `; T那个人和秦寒一起,径直朝聂言这边走了过来。3 ?2 A  _5 u2 u# L/ A4 z

3 u- O, L& Z7 i8 E8 T' R) L  g# M& @& F那个人脸型的轮廓落在了聂言的眼睛里,他的脸上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一些记忆从脑海中冒了出来,越来越清晰,聂言心头一震,他忽然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 ?; q% g" c( y/ I8 D! J/ i- _2 m' ?$ W' d6 P8 ?- \5 T( }' L
他永远都无法忘记这张脸,那是他曾经最深沉痛苦的记忆。" w' q) i% D8 n4 ?. u; r
: M% @+ O/ J+ W# ?; v
那一次唐尧在酒吧跟人争风吃醋,就是这个人带头,把唐尧打死的,聂言赶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看到的,就是这让他憎恨的脸,那个人脸上挂着若有若无嘲讽的笑容,一脸无所谓地被警丵察带走了。那时候,他强迫自己克制,没丰冲上去杀了那个家伙,他深信,会有一个公正的裁决。不过从此没有了下文,聂言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人,他就像从这世界消失了一般,再也找不到了。* k+ v  R, k& \* d+ W

' e; p) e3 I5 a唐尧的父亲还是有那么一些财力和势力的,为了唐尧的官司,被神秘人搞得倾家荡产,不得不回了宁江。
4 \& H) Z) S/ l" m. L- b: R/ @4 x
, f* K( E% j2 B聂言当初无比慢恨自己,当初就该一枪结果了这家伙,不至于一直到后来,他都没有机会为唐尧报仇。
& T8 ^5 \# X- x/ ]6 Y! w: M3 h9 i1 e; T' K* u1 h
这一世重新看到他,聂言握紧了拳头,强制压下心中那就要爆发出来的杀机,他不停地告诚自己,这不是前世,这已经是另一个时空了,羌子还在,但是他无法不激动,虽然重生了,但是前世的经历,依然深刮地印在脑海里。4 p% o8 T! B3 ~  |1 b

. d  }: @/ B0 E唐尧跟自己一起长大,亲如兄弟,即便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也是唐尧一直在偷偷地资助他,让他感觉到了兄弟的温暖,聂言看到唐尧被打死,死不瞑目,眼睁睁地看着凶手大摇大摆从身边走过,却没能替唐尧报仇,那时候的恃绪,普通人是无法理解的。在很多年后,夜深人静的时候,聂言经常会拿着唐尧的相片借酒流愁,放声大哭。9 ^! f6 a" ~9 h" k' d: w/ a( z

- E  R* z! M+ k( u& S* v* `虽然是前世,但一切仍历历在目。/ A: O2 G% h" A' X1 W* \

2 m) ?# o+ u% C  O& B8 u8 g. v# z聂言握紧了拳头,手臂上青筋暴露。谢瑶感觉到聂言的愤怒,关切地问道:“聂言,怎么了?”
8 l% {' y2 e1 M$ x2 r
5 f3 D. A6 E( c$ K聂言深吸了几口气,将躁动的情绪平复了下来,唐尧还在,这多少抚平了聂言的仇恨。他渐渐冷静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没事。”恃绪安定下来之后,聂言开始理性地看待这件事情,前世那家伙杀了唐尧,依然能够逍遥法外,甚至能让唐父为了这场官司倾家荡产,背景肯定不简单。现在的聂言,不像前世孤身一人,身边有这么多需要守护的人,有很多的薪绊,不能再像前世那样意气用事了,否则会害了很多人。不可能再像那时候一样,用刺杀这种极端的方式,然后一死了之。谢瑶对聂言的状态很担忧,看到聂言论静下来,她才放心了下来,看到对面秦寒迎面走来,猜渊可能是跟秦寒有关,不管聂言和秦寒之间有怎样的矛盾,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她都会帮助聂言一起面对。
+ M9 l3 q( O, T
# G# Z% u- c( w% k0 V聂言眼中的杀机只是一闪而逝,先确定那家伙的背景再说,如慕能够惹得起,聂言不介意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家伙,让他长点记性。
" F7 U7 w2 E: \3 j
* h) c! D0 @  S9 o# d4 Q  h那个人和秦寒一起,走到聂言身前停了下来,他的目光从谢瑶的脸上扫过,眼睛一亮,谢瑶的美丽令他很是惊艳,不过只是短暂的失神,他把目光收了回来,看向聂言,道:“你好,我叫刘天时,他们都叫我三哥,机战系的聂言,狂贼涅炎,久仰大名。”他的神情却不是什么久仰的意思,而是审视地打量着聂言。& \: z; O' X6 I% ^" |6 ?* J
- [5 |7 t. d7 U7 Q* N  v7 |/ o0 O
这种居高临下的目光,令聂言很是不爽,他想起了刘天时前世打死唐尧之后,依然不屑戏蕉的笑容。
3 c* k2 h8 O: ~( T8 K9 j3 s4 g  o  w, M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好。”刘天时转向谢瑶,用自以为迷人的笑容道。3 k6 t4 R% c; k7 M; K" L
$ ~3 ?# L$ M. k7 ~
“你好。
/ `: v& R5 l6 b+ t4 N" _0 Z( `. n6 T- n, v( l8 q
……谢瑶依然挽着聂言的胳膊,淡淡地回应了一声,没有理睬刘天时。1 w0 k- T3 r$ n" n

0 k* A. o2 X4 S1 W. |; M! e! c7 l刘天时有些尴尬和恼怒。
: w- F" x" k  Q6 R* H
/ z0 @# T0 ^/ _& c' ^+ O7 I”请问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聂言问道,目光瞥见刘天时的手指,这家伙的手指白暂修长得跟女人一般。8 `; y, E1 j2 f7 T# F* E
) y! K' }. M! V: K: z3 G
“没什么,只是看见了,过来打个招呼。”一旁的秦寒淡淡地插嘴道。
" [/ f+ ^$ l$ ?9 ]( {% M0 z5 V* ?* [' o, p* R" K/ x
”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聂言实在没什么跟秦寒聊天的兴致。
% T9 a0 n+ Q2 T# f* W8 M8 w, X: ?/ [0 `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谈个交易。”刘天时道,眼睛微眯地看着聂言。
+ i: T. J) ^2 I- T' S9 W/ V
; [) n- s- D& H, k”什么交易?”, w: H% t$ P# |

& k* ^8 B- @9 |% a# e  p; ^# H”最近忽然对信仰产生了一些兴趣,把牛人部落卖给我,随便多少,开个价吧。”) }: {3 x" A$ ]0 @3 B

  R+ p; u& u' h为了方便您阅读,请牢记“-<>-%网”地址:http:ngwenxue
本站部分文章原创和来自互联网,如侵权请联系本站
62233网 爱情 亲情、友情等情感文章欣赏及人生感悟、经典哲理励志搞笑文章校园文章美文故事、散文随笔等免费在线阅读。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705号

.

Copyright © 201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03968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