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33中文网

查看: 5|回复: 0

第七三七章 一剑之威!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3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1

积分
33
QQ
发表于 2017-3-11 23: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七三七章 一剑之威。
% s, R1 N* o  \) d
2 b1 t9 b7 w1 S% p差不多可以动手了!7 g5 J* x5 l) Q( E
8 j* Z# L1 T8 @/ [
聂言看了一下,这二十个人当中,两个兽人战士、两个牛头人战士、三个萨满、两个精灵盗贼、五个精灵法师、三个精灵猎魔者、三个德鲁伊,这样的职业配比是比较普遍的。他们身上的装备非常好,亚传奇级以上的装备很普遍。
( N. n- ]  ]6 p' p& V' e
! m( h. x9 B5 t$ X! r天使霸业公会出产的大量极品装备,绝大部分都分配给了公会顶级玩家,他们分到不少,加上他们经常下副本打装备,好东西自然不少。0 r7 O* h. l8 M, S( D7 l1 M. Z1 T

* ^* U6 L! T7 k; ~+ F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聂言露出了一丝微笑,要是从他们这群人的身上搞出一些装备来,估计昂翼天使得心疼死。
% J' x7 g6 f+ Y$ N7 |
6 o; t; t+ B$ d& |6 b0 [长长的队伍,战士和盗贼走在前面,德鲁伊次之,精灵法师、猎魔者和萨满走在后面,这群家伙太缺乏警惕了,难道他们以为在他们的地盘上,就没有玩家敢对他们下手吗?难道昂翼天使没有告诉他们,该如何保持警惕?
3 F" e; g5 u8 \' T# d, z! ]3 O) }2 C' V6 Y2 ]
相比之下,牛人部落的玩家们就显得专业多了,不管是在哪,哪怕是卡罗尔城外,他们始终都要确保盗贼处于潜行游荡状态,队伍的后面也必须确保一到两个战士,以应对突发情况。: M) @/ y- t+ p$ L/ ?

# P5 z; @1 C) T# F0 k2 B# C4 P天使霸业的人太傲慢了。
- w: [7 Z1 f7 [8 e- ?, I4 l1 a& T3 w* p7 g# }) q' P
聂言的目光锁定了他们队伍后面一个身材略显肥胖的萨满,那家伙有点百无聊赖的样子。
' J/ r) ~! t% l& q4 Z4 |% y4 l6 w# [0 a% V! W1 \8 G
“光影,我们这是到哪了,还有多少时间会到?”那个萨满看向旁边一个精灵法师问道。  b! ]0 w4 c6 _! f/ U& b8 \
" |, |9 q: ?& C" ~4 d
那个叫光影的精灵法师道:“现在还早,估计至少还要走五分钟。”
1 ^* }# ~3 Y+ Z8 E7 |  M2 d- K
* ^+ a8 S, J- q“真郁闷,我正准备冲一百二十六级呢,就差3%经验了,就被叫了回来,这次开荒副本,不知道要挂几次,估计一百二十六级暂时是没戏了。”那个萨满抱怨道。
1 r' `/ x; Y* N+ X7 b) H3 E4 R1 I* N, u. z, G5 ]% A5 ?6 `) X
光影呵呵一笑,正准备说些什么,瞳孔突然收缩,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因为他看到一个身影出现在了萨满的身后,仿佛一个幽灵一般。
0 V& n- {# T7 J0 A! {
. x2 q$ l/ j. L他还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提示萨满,一把匕首蓦然出现在了萨满的咽喉处。
' e2 x% }0 c+ n9 D: {9 W+ p0 S( g% R1 J* O4 R
“第一个。”一个幽然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一般,令人心头发寒。
% W* W  }" k# Q0 y+ [- {) i5 ~, \& @
噗的一声,萨满还没有任何反应,喉咙便被划开了一道窟窿,鲜血喷涌而出。1 s, B/ }3 O" [  _: v7 U

! K- K1 m+ T2 S9 y6 w! P! y“敌袭!”
1 X0 o: C/ U" U; {
( d8 m* X" m" w  @% f" [0 {“吗的,火烈***掉了!”
) \3 J* B& s( D0 |; @1 ]3 w; e) k
这群玩家一下子骚乱了起来,他们纷纷挥起手中的法杖,一道道魔法、箭矢朝聂言激射了出去。
' l4 U  o+ `* y. `3 ^  h4 X5 E+ h/ }
他们的反应不可谓不快。' S, b: x5 |- O6 ?

, q- Q: F- E* G; T; e聂言干掉萨满,弯腰将萨满掉落的装备收了起来,看到魔法和箭矢激射而至,右手撑地,翻身跃出五六码,这些魔法和箭矢从他的身侧飞射而过。: {1 ?; T9 }' o6 L

8 `& o, k9 y3 @: T才刚刚落地站稳,聂言右脚一顿,就像弹簧一样,猛然弹射了出去,目标正是那个叫光影的法师。
0 u5 \, \/ D# r( D/ Q2 \$ ~4 J2 T6 E; X, x1 A5 I
那个叫光影的法师见聂言朝自己扑了过来,立即挥动法杖,在聂言扑过来的瞬间,一个驱逐出手。, o8 N3 ~. O3 }6 E4 o7 V' d" z
# |5 ^, w1 u4 p5 j: X3 o
在他法杖挥动的瞬间,聂言便判断出了他要用什么魔法。普通法师在被盗贼扑近措手不及的情况下,一般都会选择驱逐或是冰环之类的魔法。0 B5 s( ]$ y6 ~6 s

# U" E* v4 _# H. l在驱逐术还没触及到自己身上时,聂言提前开启了死亡豁免。5 `6 r) s4 F% G

& I" }# Y7 r. T" y$ @驱逐术的力量从聂言的身上横扫而过,却没造成任何效果,聂言长驱直入,一个肘击,嘭的一声,命中了那个精灵法师的胸口。1 Y. l4 h9 h2 u! X
  {. [$ C2 W5 ^9 |
精灵法师被这股力量撞击得倒飞了起来,一道寒光洞穿了他的胸口。- h. e9 y  B  x
) Q2 e8 A0 b( D/ B8 f0 o
噗的一声,鲜血喷射而出。
- Y* _4 s% P8 ~! z' J
) Y) T0 U4 L& T! i4 {精灵法师重重地摔落在了地面上。3 `; \8 {* s% T, b+ |4 J0 R6 }
: ~( l% a6 S, k, b
连续挂掉两个人,其他人都慌了,疯狂地攻击聂言,尤其是几个猎魔者,他们攻击速度较快,纷纷抽出箭矢,连珠箭、霜冻之箭....." F" {" R$ m: S

% b& C) B3 D3 b4 r& e0 V一道道箭矢激射而来。0 P3 I+ X# r# f* |. O! a/ S- b

% O+ U& D0 h/ E聂言一个疾风步,叮叮几声,挡掉了他们的射击,右手一伸,将精灵法师掉落的物品捞在手里,消失无踪。
) i) n' [9 N) F, y5 C9 b. q$ |: ^
9 Y; i% j% Y8 j1 u7 }# W& J8 Y% O& D“怎么回事?”裂岩在队聊里问道,他发现了队伍后面的骚动,连续的两声系统提示令他呆愣了一下,挂了两个队友?
6 _3 k- j! l9 w% n" t& ~
' a  V# I( |8 L. {, E: y: A! `“有个盗贼偷袭我们!”, f2 U8 S- Z1 G" W/ y: h6 `$ b+ G

6 x6 l  u* V& o* [6 _9 z“是谁?”
5 p/ n; c4 K+ F( b8 H9 k4 _# ^( M1 J" l; ]' y+ D3 A2 @
“不知道,对方隐藏了资料,可能是狂贼涅炎!刚才那把一闪而过的武器应该是泽恩纳德之剑!”0 r! |0 A' E, r9 k- ]! z* s- t

# P' k( H4 T4 W除了聂言,他们想象不出来,还有谁有这样的技术,在这么短时间内干掉了他们两个队友。
) y' u3 q6 \% J8 z9 d
% R3 v$ {& `" A听到狂贼涅炎的名号,所有人心中皆是一凛。
: H  ]; i8 |, B% f% R; P: S% F2 j; |8 s9 |" U" ]
不知道什么时候,所有的玩家已经习惯了狂贼涅炎这样的称呼,聂言的不败神话,一直延续到现在,每次聂言出现的时候,手中强大的泽恩纳德之剑总是令人不寒而栗。对他的敌人而言,这把泽恩纳德之剑就是一把死神之剑,一出必有人血溅十步。狂贼这个称号,对他们而言,更多的是代表一种畏惧。
8 R5 o1 v8 s, p7 M$ e! T( \& `# z; `2 f6 p  A
“全团戒备,小心点!”裂岩往后面赶了过来,“萨满,搜索他的位置!”
5 O+ N$ [. w/ j# W' A, C
, \+ S, o4 E) _6 a- N“显隐图腾搜索不到!”后面还活着的两个萨满紧张地道。0 `- [. d/ V4 B5 V$ |

' }% \3 j9 |6 ?% T* j, r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有些慌了,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这群顶尖级玩家而言,是很少见的,平时就算遇到超级boss,他们也能镇定自如,然而面对着漫天黄沙以及那不知道隐藏在阴影何处的狂贼涅炎,他们的心脏好像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束缚。$ s$ O* N: w0 d5 k5 W; N' l

" l( c: v/ f) r) m' Y, z“他隐藏太强了,搜索技能对他无效,全部冷静下来,等他出现的时候再攻击,反应快点!”漂来漂去道,他的目光注意着周边的动静,手心已然渗出一丝汗迹。像他这种法师职业,很容易便会成为聂言首要的攻击目标。7 R" U8 s2 E2 Y# c$ l' g) ~/ e
0 ~9 B6 `0 t4 Z3 Z7 q3 j1 a# l$ M
“裂岩老大,我们要不要撤?”一个法师问道,他感觉全身都处于紧绷状态。  ?" W: v) G/ G, H; u2 c
- f! E" L2 T, S$ Z3 N' L6 u: ^
“要是撤了,光影和火烈就白死了。”裂岩还存着一丝希望,把聂言赶走就能把两个队友复活起来。
; X3 i; {) ^. }. y9 A5 ~* w7 u/ u
6 B0 Z- F; |5 |6 N$ M& I  U" l+ g他们这边有两个顶级职业玩家,未必就怕了聂言。7 S7 o/ d# D( A% f
4 r- R6 `" I+ _* A3 C: T# X# Z( u
看着中央慌成一团的这些人,聂言嘴角露出一丝冷然的杀机,他的目光锁定了人群中的疾枫,疾枫距离裂岩不到两码的位置。
1 P7 _6 y: [9 ^& K& u
. r& m5 y# _. h% _- o' o! p聂言的目光骤然一凝,突然动了。9 \$ u2 ~6 M: s0 I$ ^
. T9 L( B5 v/ M: B  p
裂岩凝神静气,缓缓迈出一步,地上的灰尘被强大的劲气横扫了出去,他对圣剑士的领悟,还是相当不错的,对于劲气也显得把握自如。) v+ B$ Y5 l% m2 P# ]( Q1 p4 J

% X. ]0 l: r0 U% x突然之间,他感觉到一股杀机锁定了自己,猛然低喝了一声,右脚重重地踩在地面上,轰的一声,一股强大的劲气横扫了出去,地面绽裂出了道道裂纹,覆盖了周围方圆五码左右的区域。& y" t, _6 ^; J2 u) K" j

  N% @3 x. b% _7 g% B# L) a  D圣剑士的地裂震击,比普通职业要恐怖得多。$ A) _. A0 Y) D3 @" I& |0 ]

# A& ?  {' J) v% f; ^" C/ R5 z; |# p4 M然而地裂震击过后,聂言并没有出现。
2 s5 D6 _% f' A; P/ q7 q
" F, k( F4 j  z) E+ w& A  G裂岩的目光突然锁定了远处的一片空地,暴喝了一声,一剑挥出,一股强大的弯月形的剑气横扫了出去。" A# n0 T+ c  g, m6 m

( O! K1 I& Z* a, E' Z2 r/ w轰的一声巨响,地面上裂开了一道深坑。
( q6 D. u2 n2 |* z5 g& Q( L& g% s8 y' Q. U, N* K
裂岩明白,这些攻击对狂贼涅炎是无效的,他试图利用这些攻击将狂贼涅炎引出来,这样他和漂来漂去就能联手了。
: \6 E3 P  I& c3 r+ Q5 w! b
( u; L( c; f2 p5 |就在裂岩攻击刚刚落下,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 X6 _7 m! {9 B# ~! j
" f, z1 l" H6 g+ y! U2 [, Z“裂岩,小心!”漂来漂去一个闪烁,到了距离裂岩大概两三码的地方,喉咙一颤,嘴里发出尖锐的嘶叫声。
0 I7 {* H9 a  V% M* \) E8 C4 b4 I4 Y  @8 o5 l
恐惧尖嚎!
  z% J2 X& y7 L! P! b5 |0 J* J/ [9 i* C  ?$ i" X4 u
就在他发出恐惧尖嚎的瞬间,聂言用了一个精神豁免技能,在裂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聂言一脚狠狠地踩在了裂岩的右膝关节处。砰的一声,裂岩一脚跪在了地面上,聂言又一个横转侧踢,嘭的一声巨响,一记腿击扫在了裂岩的脖子处。4 {( B2 w# r9 ^5 @/ A+ l9 Y4 t

$ l& M; e& n0 X- T( k裂岩喉头一甜,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 U7 P" n% p4 x0 _3 ]7 [, b
- H! C% Y$ w4 h/ F" S5 P圣剑士强悍的身体还是相当耐扛的,聂言的攻击并没有致命。
' ^2 q" M( t- e5 R3 e& T0 z3 Q
& x0 \7 ^5 E0 T  G; R" r7 i7 n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疾枫大吼一声:“裂岩老大小心!”他冲向聂言和裂岩所在的位置。: W7 g4 u" |& D+ c! K2 b" {7 x

1 }) v  J* U, l& b( H. n1 J2 A( a# Z眼看着疾枫冲了过来,聂言沉喝了一声,挥起手里的泽恩纳德之剑,破灭斩!% Y$ O& |- a! [

* B8 _  t. K( ^十道巨大剑影凭空凝成,从天而降斩落了下来。
" F9 m' ^3 L* {6 v. N3 U6 _! t* @  y
一切快得令人没有反应的时间。
6 k. _6 ^: |4 i, V5 c% H  Z7 @. p1 d7 _
就在施展破灭斩的瞬间,聂言的目光看到了正站在后方手足无措的玩家们,其中一个正是那个好色黑牛,聂言的破灭斩是群攻技能,范围是一条线上,这样一剑下去,后面得挂掉十多个,在砍下的瞬间,他稍稍调整了一下攻击的方向。
5 w8 ]& B3 }7 \; d& f$ z8 |5 ~/ g
4 y/ W# ^$ Q  Z7 L8 s% I1 T“裂岩老大快跑!”7 }. O1 c5 j/ k, f/ s; Y

7 f$ A* ?; K, b0 [. ?3 e看到剑影当头斩落,疾枫突然转向,冲向裂岩。! f! S0 }/ t5 }/ s7 s0 p4 i  Z+ c' J/ e
5 [* G1 `- K8 N# Y: X; @# o0 E
只听嘭的一声,疾枫恰恰在这危急时刻冲到了裂岩跟前,一个肘击将裂岩撞飞了出去,自己则被剑光当头斩下。
: Y6 i) W2 {. I7 t* z9 @2 w9 Q0 h4 T) e& ], w) G
一声惨叫,疾枫被秒。
; Z3 C) @. d6 m' Q/ q+ X6 J' ^1 Z9 n; j
漂来漂去看到聂言剑影斩下,在这个千钧一发之际,施展了一个瞬闪技能,躲掉了攻击,逃了出去。9 ?9 F9 F* c8 _! K

* e; @1 `# H, ?0 w至于后面的玩家,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根本没想到,聂言这一剑居然是群攻。- L) i3 l- T! Q3 R# W. _: B
9 E, M! S5 G* K- y7 J) h0 n3 [" r
轰的一声巨响,有七八个玩家来不及躲避,被剑影吞没,瞬间化作了道道白光,狂沙被卷飞了出去,地面留下一个巨坑。7 J+ f' s% \0 V( j! n, I% D6 S

% }0 A7 Q' b! q7 i9 r一剑之威,乃至于斯![(m)無彈窗閱讀]
本站部分文章原创和来自互联网,如侵权请联系本站
62233网 爱情 亲情、友情等情感文章欣赏及人生感悟、经典哲理励志搞笑文章校园文章美文故事、散文随笔等免费在线阅读。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705号

.

Copyright © 201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