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33中文网

查看: 8|回复: 0

第七二九章 战影舞!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3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1

积分
33
QQ
发表于 2017-3-11 23: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七二九章 战影舞!
+ E7 H1 I: G5 X; V$ O1 f
9 Y5 A. x* r6 j; C: S& y两个双剑士飞快地冲向曼陀罗蛇,纵身扑了上去,手中的双剑砍在曼陀罗蛇的身上,曼陀罗蛇的头上立即飘起了一连串十几个两千多的伤害。
& i6 {& y/ m/ p7 }0 ?, f7 y- ]( v! M# E/ V( k( w
好快的攻速!) N; [5 u5 |2 y: J/ ^: R5 g$ y

+ T7 }$ F7 {- t5 G5 d曼陀罗蛇张开血盆大口扑下,两个双剑士飞快地闪到一边,再次纵身跳起,又是一连串的技能出手。
9 ^, {* L4 h! J( b6 K0 N. f
7 i3 T' C* h# C  V/ F8 K  r4 ^" H聂言心中暗惊,魔裔部落的职业真够强悍的,在职业技能和职业天赋方面,魔剑士和双剑士都有其独到之处。如果跟他们正面冲突,他们的高攻击还是相当令人畏惧的,不过聂言是个盗贼,要是他发动偷袭,魔剑士和双剑士防御、血量不高,没有丝毫优势可言。
0 }! [3 Z: f( O) e
' W# x. q+ x* K' L; ]“神王老大说,让我们在地表的时候,多弄点红心草回去。”幽鬼旁边一个暗红皮甲的魔剑士开口道。( b0 E7 _9 b$ [; Q( G) d  J

8 u+ x- @" k/ F2 Q$ K“这东西上哪找,我们对这里又不熟。”幽鬼郁闷地道。$ L* `1 i$ U# F; d2 i
4 Q" H5 [- ]' a7 M0 ~( z
是众神的人,听到他们的话,聂言心中一凛,他对于地底世界的情况还是有那么一点了解的,在魔裔部落,同样有一个巨无霸级的公会叫做众神部落,这个众神部落非常神秘,一直低调发展,他们人数不多,只有十多万人,不过据说高手很多。神王此人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之中,但是在魔裔部落有很高的威信,前世巅峰期的时候,众神部落曾有多达六百多个银翼。' D! e. z6 x) X
1 M* a* ]! s) P* v# t) v
聂言把玩了一下手中的泽恩纳德之剑,既然幽鬼等人出现在他的地盘上,就要有死亡的觉悟,也怨不得谁。幽鬼等人是冲着自己的死神之刃来的,他不可能放过他们,权衡片刻,用阴影行者法袍开启了资料隐匿效果,将泽恩纳德之剑收了起来,换了一把匕首。! C! s# C  t2 ]; C6 y; s

. k, E# ^& M2 A: V2 v, `1 ^这样即便他干掉幽鬼等人,幽鬼他们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8 d) L4 q$ v5 f) p) R. N; s/ X  s
天使霸业和世纪财团大敌当前,他不想树立太多的敌人。
2 v2 n# t8 v: @; l, J( N/ N6 z: Y! \0 m% A7 C* }% l, w* A' c3 t
目光锁定了一众魔剑士中的幽鬼,聂言突然有了动作。, N+ B5 E* d* |! O" \

# C- o4 R. h1 O5 y3 b幽鬼等人正准备冲上去攻击曼陀罗蛇,三人刚刚有所动作,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 b* L2 `/ R3 o4 O# T
6 k: F/ i1 u% ~7 F
幽鬼忽然觉得背后有点不对,心头一紧,正准备反击,他的身体已经无法动弹了,全身处于僵硬状态。  C, G' t. Z" _8 E. D
/ Y! J9 u$ a" t# i
怎么回事?% l' x* T+ [( |! r( n

8 {( y& K$ o4 d眼前寒芒一闪,他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动作,一把匕首出现在了他的咽喉处,狠狠划开。5 f% _) _) R: n, ]  x" @/ J2 X; r

( }, X  I8 ?1 N0 y5 H* k* l  q5 h8 k; @噗的一声,鲜血飞溅。
+ y1 ~3 ?8 u% V! ^/ c8 r4 ~3 h$ p+ o% L; k4 x: F; `# h
幽鬼血量瞬间见底,倒在了地上。( N: d6 b1 }+ u' ^; L
/ X+ b8 U2 i0 ~: X+ ^
聂言淡淡一笑,银翼魔剑士虽然仅次于顶级职业,但对于他来说,还是不堪一击。魔裔部落为了追求攻击,大幅度地削弱了防御和血量,一个魔剑士职业,其耐抗程度比人类的盗贼高不了多少,被他逮到机会,只需一击,便能结果了他的性命。
( p+ U7 H" P4 C7 Z5 Y' r
4 W! r; z0 ^1 W5 k5 u干掉幽鬼之后,聂言立即进入了潜行状态。: ]; Q' j+ j- j% n3 ?
/ [9 v0 \& {4 \  L
“靠,有盗贼!”
; b7 j& Q; K. L2 K1 s& d5 t/ ?$ [' p# l2 P9 _6 A# _# B" `
“幽鬼老大挂了!”8 W/ R2 W% `& u( Z! p9 P* x

2 {1 _* Q) i8 d  O“好快!”
- X4 H. n$ H8 w, {/ |3 u/ k7 G5 I0 q* k/ a# ?. g' _2 D# K5 D
两个魔剑士转头的时候,只看见一个身影一掠而过,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地上静静地躺着幽鬼的尸体。6 G' F1 {& T1 w

: L, E7 o6 l/ B  U一个银翼魔剑士,就这样***掉了,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 X0 N* s( R5 j2 L# y8 \) ~, k6 m' s$ a7 s7 @$ |( f6 v
他们心头升起一丝寒意,还没来得及施展感知技能确定聂言的位置,只听背后一声惨叫,朝前方两个双剑士看去,那个银翼双剑士已经挂掉了,另外一个在曼陀罗蛇的追击下节节败退,身旁有一个这么可怕的盗贼窥视在侧,他已经无心恋战了,不停地躲避曼陀罗蛇的攻击。, `* i* }( w1 T8 g+ C0 ~# J
' S! t6 J8 `( A7 m, Z8 g
两个银翼转眼间便倒在了地上。6 J: y6 y7 E) b  d' Z, Z: w/ P8 _

- n) T- {. x% b& B; T8 e1 C剩下三个人,一下子失去了主见,一种深深的畏惧感从心底涌了出来,五个人来这里,转眼间便挂了两个,到目前为止,他们甚至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这种事情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在地底,他们从没遇到过这样的高手。8 I/ H5 K8 e3 O& @2 i; q" K

. J% _7 l2 D. }“我们怎么办?”
5 e2 H  q% x0 H. f. M  x3 g  A* _- ]' U! ?
“跑!”4 h' y) I  O* n" Z
" S2 y4 u' ?& Y
“随机传送!”( `: c/ u/ L  l: |* {( X

3 x2 K7 f! f, {# M来地表之前,他们每个人都配备了大量随机传送卷轴,这时候便用得上了,三个人立即拿出了随机传送卷轴,就在他们即将捏碎随机传送卷轴的时候,又是一声惨叫传来,剩下那个双剑士被一抹寒光***了后脑勺。7 ]5 Q+ K  A5 x" k4 I
- w8 A& T1 _. B5 y2 `+ Z
聂言将那个双剑士击晕之后,一个断脊,将他轰飞了出去。1 p/ i! q7 G' U& c0 b* J
0 |- ]" G: H' y9 Z. }( \2 {: n. i
搞定这一切,聂言回头一看,那两个魔剑士已经用随机传送卷轴跑掉了。
! f9 i9 G3 e' |1 k" y/ B. |3 V; c% N! u
, B* p! X- K+ X% R. ^3 |) y只要干掉幽鬼,其他人应该不知道死神之刃的位置,没必要继续追杀他们了。
; c+ e* p2 V( z/ B1 U7 F  H# q! f, ?
旁边的曼陀罗蛇发现攻击它的人都已经死光了,附近只剩下一个聂言,便朝聂言冲了上来。+ Q8 H) q" U. e0 S' n( F( T1 A

' @8 K2 ]( X) Q% o( J- D6 k# m聂言换上泽恩纳德之剑,身影一闪,出现在了曼陀罗蛇的身侧,泽恩纳德之剑噗的一声,刺穿了曼陀罗蛇的下颚,猛地一个切割。( ~  K& a- f6 k# t6 C, T
+ R  |) {7 w$ A% l: M: @* ~0 z  j' S
曼陀罗蛇疯狂地挣扎,聂言飞快地闪避,连续几个肘击、挥砍,曼陀罗蛇身上遍体鳞伤,血流如注,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2 ~# |5 g. U" H/ K$ |) N8 N: ]# e3 E( ~* S0 {" w  `
将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是几件魔裔部落的装备,对聂言来说,实在没什么用处,回去给附魔师倒是能分解出一些不错的材料来,想到这里,他将东西扔进了背包里。9 |9 A; e* P7 ~: X' P: ^) n
& {% U: w2 i) T  p
聂言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接了寻找死神之刃的任务,接下来一段时间,他必须有所警觉。
& F8 ~# y, ~# }' M4 G% z1 I
) E* N1 Z+ t- x8 c8 R* f接下来准备去萨特恩帝国了,不知道昂翼天使和曹旭,会用什么样的方式迎接他,聂言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 c7 D: I6 L2 q9 j" [; t1 i; z* z  S  y/ v) A  o
用了一个回城卷轴,聂言回到了城里。
' B6 l7 D2 F! y
/ l2 ?. l" l* r( s: o' J$ \$ T$ n魔裔部落黑暗之渊,这里处于深渊内部,所有建筑都是人工开凿出来的,嵌于岩壁之上。一丝丝光线从上空投射了下来,显得非常昏暗,不过这里的大街上十分热闹,这里的居民们每个人都拥有很强的黑暗视野,黑暗对他们来说,没有丝毫的阻碍。3 m, \* t( S/ @! U1 `
' Q1 V; P5 p3 j0 P6 y8 J) Z
幽鬼等人从墓地复活了过来,传送回了众神部落的主要塞,走进公会总部。* Y" x* U, ^! U% y& f
7 A( z5 J4 ^3 w- Y# S! `
公会总部的中央大厅,一个身穿黑色法袍的人,正端坐在大厅前方的椅子上,他的背后长了一对羽翼,跟普通玩家不一样的是,他的羽翼不是银白色的,而是金色的,法袍上有一些白色的图案,正清晰的表明着他的身份,黑暗祭司。
- Y# D6 m  @$ q& u" h# a9 F' B0 I. h, D& w4 |3 ^9 ^
“你们怎么回来了?”那个黑暗祭司开口问道。% y) k2 z5 X/ E
/ T/ m% y) I0 u+ |: U5 A. J; N
“神王老大,我们被一个盗贼偷袭,挂回来了。”幽鬼很郁闷,这件事情对他们而言,实在难以启齿。* G4 h9 v4 a1 R* ^) j
" ?& z7 a9 y( I2 }( R
“你们不是有五个人吗?”神王有点难以置信,幽鬼这五个人,竟然连一个盗贼都对付不了。
; \$ ~' R! E( k/ i, i  X
5 e! T, v" F# t& }“我们五个人被那个盗贼干掉了三个,只有银色和屠夫用随机传送卷轴跑掉了。”
- G6 W6 w3 |* w& o4 ~: t5 n. o7 |: q' \, v# o. f' M4 d* C* r7 d
“对方是什么人?”神王皱眉问道,幽鬼他们五个人的技术,他还是知道的,在公会里至少能排得上前五十,最强的幽鬼排第五,这样五个人组一起,他才会放心让他们穿过地底通道跑地表去。
2 T5 P, z! V* d8 D  T, }* v2 p* ]# z
“不知道,对方隐匿了名字。”幽鬼哭丧着脸,这才是最丢人的,***掉了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没看到对方的长相,甚至连视频都没拍摄下来,说出去肯定贻笑大方。
9 c, b8 M7 r0 s/ \/ c- m0 O9 D# B5 S
- z, m( M, E1 d; ?. L神王听到幽鬼的话之后,若有所思,格林兰帝国,能够将幽鬼等人玩得这么没脾气的盗贼,绝对不超过五个,而最顶尖级的盗贼,莫过于牛人部落那几个了。
5 }$ w2 O" L0 y9 X3 R4 x" L; t
; l; L* [& ?; _: j3 ?8 N而能干掉幽鬼等人,让幽鬼等人连长相都看不到的,***不离十,应该就是狂贼涅炎了!8 h6 `5 w- e1 a6 I# W4 l
# s& g4 |0 i5 d. l2 j
“狂贼涅炎,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神王心中感慨道,他估摸着,自己对上狂贼涅炎,就算用上单体禁咒,胜率也无法超过五成。
6 i/ s# Y* z: A
, e, h" \0 f5 j“老大,我怀疑那个盗贼是......”
" s% Q+ H$ q8 ]- f. _
2 `/ ?8 V4 q3 E+ [& r+ Y% v幽鬼正准备说话,被神王挥手打断。
! h: F* c5 ]+ g3 F# J( b) \$ [0 n
/ N7 {9 ]. P' v+ ]& }, n  \$ P神王道:“你们下去吧,老老实实跟着团队练级,不要再想着去地表了。”狂贼涅炎隐匿了姓名资料,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并不想和众神部落结仇,神王是个聪明人,牛人部落已经是格林兰帝国的一方霸主,惹了实在没好处。
+ v( J) ]8 c- ]3 q9 s8 v4 x+ q% m8 ~
“明白。”幽鬼看着远处神王的表情,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1 [7 _! r2 b# a3 a; `# e" M
+ h. O( ?) ~7 N聂言花一百多金币传送回了奥柯伦城,到奥柯伦城各大商店准备了一下消耗品。
7 r+ y; r  c' }  m  ^  o- _5 E/ G$ f5 ~5 Z5 F  G
自从聂言花掉五千多万金币将奥柯伦城升级为高级城市之后,这里的商业愈发兴旺了起来,很多npc部族在奥柯伦城里开了商店,供应各种高端消耗品,来这里的玩家也越来越多,奥柯伦城的地皮都已经出售完毕,开设了大量商铺,跟其他城市不太一样的是,奥柯伦城里人类、兽人、精灵等各种种族都有,比较龙蛇混杂。
5 w, p) Y) M8 X
; V) s( X$ Z" X$ n7 ~8 M/ j# m2 ~聂言朝星空药店的奥柯伦城分店方向走去,准备拿一些药剂,走在半途中,郭怀又传来消息,笑容不是为我晋级成了顶级职业,成为了牛人部落第十六个顶级职业玩家,第四个影舞贼。) h4 j% U# x& q$ W, D0 n! G" q" {
% t2 A, m0 W* {
让聂言感到神奇的是,笑容转职的不是普通影舞,而是另一个称号,战影舞。4 P7 w- W2 D) h6 u9 c$ E

. I. f' {( D% k聂言比笑容先一步弄到了圣影舞称号,对笑容本人而言,历史已然偏离了轨道。然而有失必有得,失去了一个圣影舞称号,又获得了一个战影舞称号,如此这般,让聂言不禁感慨,命运这东西,真的是难以捉摸。[(m)無彈窗閱讀]
本站部分文章原创和来自互联网,如侵权请联系本站
62233网 爱情 亲情、友情等情感文章欣赏及人生感悟、经典哲理励志搞笑文章校园文章美文故事、散文随笔等免费在线阅读。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705号

.

Copyright © 201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