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33中文网

查看: 18|回复: 0

第七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3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1

积分
33
QQ
发表于 2017-3-11 23: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聂言多少有些无奈,虽说这是不合理的,但是这也是一种游戏规则,有的时候,你不得不屈服。
. a& N7 H, \) o& Z6 I8 j
* V% h' k! n: B& G7 M* O1 {聂言心中愤懑,但是无济于事。
- g9 e% |6 N# h( e$ E: p' M  `; {4 ~: V; l+ M( J, I4 z2 L0 }
“算了。”聂父苍凉地笑了笑,有的时候想要做一件事就是这么困难,虽说他的背后也能动用到一些能量,但是别人既然敢卡你,肯定也是有所依仗。如果真要较劲,最后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很可能得不偿失。
6 O4 X" h& g; |; U4 Y
  u6 v7 B5 d2 ~" w; l9 a4 R' Y/ R聂言和父亲一起,走到了窗边的一张座位上。
) g; [3 J+ p7 S! ?* L3 o* f8 j- G) F8 U& u% o7 T% u
聂言此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父亲,父亲在军队系统里呆了那么久,脾气十分耿直,让他去给人塞钱、卑躬屈膝,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受,像刚才那样低声下气,已经是极限了。
+ a; Z2 d, X2 q
- i9 M4 ?$ M8 s5 q/ b说到底,还是实力不够,要是背后有足够的能量,根本不用看那些跳梁小丑的眼色!& ?- t* |3 m2 `* [

1 x. Q4 r% ^% q, O正在远处跟几个人聊天的谢怡发现了聂父和聂言,眼神中闪过一道难以捉摸的神光,跟几个人一起,朝聂言和聂父这边走了过来。# f' y& }7 @# B" R; p7 T4 B
: A0 m4 b6 b4 C# ^
聂言眼角瞥见一路走过来的谢怡,目光一凝,手指缓缓捏成了一个拳头,指节上响起噼里啪啦的爆响。
' S& X, N/ V* D* U" R. @6 v5 [7 e* u
谢怡穿着一身红色的裙子,胸口很低,露出白花花的乳肉,脸上画了浓妆,长长的眼影,显得格外妖艳,不得不说,谢瑶家的血统,还是很出美女的,谢怡身材非常火爆。但是看到这个走过来的浓妆艳抹的女人,聂言始终无法产生任何的好感,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 `1 Z  c% R' {; W; t+ O$ r- c; i4 m) K& Q4 O$ n
“我是正荣财团谢家的谢怡。”谢怡开口对聂父道,瞄了一眼旁边的聂言。
4 L7 O" b; }- p% ]- i# \8 H
4 z/ U- J4 i7 d聂父站了起来,打招呼道:“你好。”4 p/ w# s; T9 ]. x  m% V

1 e0 _1 k$ O- e1 @; W- M( i2 o& @聂言依然坐在位置上,丝毫没有站起来的意思。6 G& C3 ?$ r" l% q% T1 ^

% h4 x8 i+ f4 W% [- Z( F" C) n" m“这是谁家的小子,这么没有教养。”谢怡瞥了一眼聂言。
$ E  n1 [% d3 {' z2 j, x! U! n( G* E+ h% }2 x( [
听到谢怡的话,聂父有些尴尬,他很纳闷,平时聂言碰到这种场合,应对都会非常得体,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他看得出来,聂言对谢怡十分不感冒的样子。谢怡是谢瑶的姑妈,如果两家成了亲家,少不得会有一些交往。聂父也不想把关系搞僵。
& {& ?( [0 Q, ?  Q$ W* K9 |5 e# a' j% `# X0 I+ ]) X. b
“没想到天下集团这样的小公司也会被邀请,不知道这场酒会是谁办的。”谢怡用一种非常轻蔑的口吻意有所指地道,话里句句带刺。7 v9 K3 ^0 h4 n1 e
! g- q5 n6 ^0 t3 g1 j5 q
聂父听到谢怡的这番话,脸色十分的难看,之前他跟谢钧碰过面,谢钧对他还是相当客气的,至于这个谢怡,实在太过刻薄了。8 L0 u. D5 z) |2 B# Z! X$ h/ D

* \4 E* x5 z4 S' ]' N% d“不知道是谁发的请柬,有没有严格的审核每个人的身份,这小子居然穿了运动装过来,他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旁边一个三十多岁长相有些油滑的青年在一旁附和谢怡。9 l) _, O6 V" D$ y

9 o) A/ }2 k: v+ J2 y“不知道到底要什么样的身份才有资格参加这场晚宴?”聂父愠怒地道,他是火爆的脾性,还保留着一些军人的做派,终究不像一个左右逢源的生意人。
& C" ^: \% V' I8 t5 z! C7 t" n$ J) X$ l6 z  i* V8 w; ~
“有没有资格暂且不论。谢家在华海算得上有名望的大家族,而天下集团不过是个连暴发户都称不上的小公司而已,聂总觉得谢家会同意把谢瑶嫁到你们家吗?就算我二哥同意,家里的长辈也不会同意,希望你们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了。”: L/ @: Q9 }; a5 E
0 m' p0 Z9 c: N1 v9 L- B1 T8 z" P
聂父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的聂言,便明白了缘由所在,原来谢怡一直不同意谢瑶和聂言在一起,所以才会语出刻薄。  ~# A$ x. w( u5 Y% |! R" H
" w. N. }4 c$ }, B
聂父沉声道:“你说的这番话,代表整个谢家的意思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天下集团现在确实是个小公司没有错,未来未必比不上正荣财团!”8 |* b6 B) {0 F8 e

2 I# [- X- W0 ?9 @% Y“你们父子倒真有志气,我倒要看看天下集团怎么超过正荣财团!不自量力。”谢怡冷笑道。
' l: |" G- l( W( U
, K5 t: _$ O8 h. ~听到谢怡在耳旁聒噪,聂言早就有些不耐烦了,他捏紧了拳头,跟这个女人打口水仗实在没什么意思,他已经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正准备站起来,把谢怡赶走,站在谢怡旁边那个青年在谢怡的耳边说了些什么,谢怡脸色一变,瞟了一眼聂言和聂父,转头匆匆地离开了。
$ K+ D( e* j; t2 S0 y/ b0 |8 [) Z2 l2 \) y
看着谢怡离开的背影,聂言露出几分疑惑的神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谢怡走的时候很急的样子。
7 \4 n; f$ \: O7 ?/ x( B/ w5 `. ~8 V) y5 P7 z" H, f! y# d1 ~
聂父安慰聂言道:“坚持自己的选择,这些跳梁小丑,让他们去说去吧,不管怎么样,就算把整个天下集团赔上,我和你母亲都会支持你的。”
9 d/ O  W$ B* s! v$ K- l8 |& s0 u4 n; T' h7 b
聂父的话让聂言有些感动,他在心里暗暗地道,不管什么时候,我也会永远和你们站在一起!+ a, @- A) v0 A" q, O7 ^+ d6 B% V
9 d- v! F+ g2 ?; {+ c% \
关于谢瑶的事情,聂言还是决定自己去解决,不管有多大的困难,他都要面对,不然愧对老天给自己这一次重生的机会。
( g( H% Y/ d0 z
! W9 f1 P7 G8 {- U! l/ \就在聂言和聂父说话的时候,大厅里来往的人都停下了说话,整个大厅忽然安静了下来。
. }0 R  ^+ |+ j4 y
1 @8 R) W3 n4 t& T' d# i+ |聂言有些疑惑,这里的气氛有些怪异。有好几个人,包括谢瑶的外公、几个政府的***,都匆匆朝宴会大厅的门口走去。
' ?" @- }% c7 \" [6 _  h, ~6 Y/ r7 ?0 l9 Z) z& r. _
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厅的入口处,聂言看到这个身影之后,心头一震,竟然是他!
: G9 R9 N9 q9 i3 Z( x' [. \6 E. V3 k' k. h, r; d4 H! G! N6 v! [5 t& Y
来人竟然是莫云天上将,他穿着一身立领西装,身姿笔挺,英姿飒爽,大步地走了进来。0 o) `( `$ S% O+ c2 y! {5 O7 w! L( Y
6 C8 X) C) s, g) D5 `+ G- N2 Q
谢家众人、谢瑶的外公和那几个政府***都迎了上去,他们笑呵呵地说着什么,对莫云天上将非常地恭敬,就连那些政府***都满脸陪笑,恭谨地在前领路。
: }: c3 h( x) p0 H6 v5 H0 ?* G, K7 H) a) ?' ]- E0 P8 q
像谢怡、谢钧等人,就只能老老实实地跟在后面,他们连上去跟莫云天上将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C; l6 H! y3 c/ I8 v. w9 y
+ ^+ P; c- \: t' c% }" ~) W
“是上面的人,等会儿说话注意一点。”聂父小声地提醒聂言道。5 v8 Q7 I- K; Y  c# e- S5 u

  B4 w5 p! ^$ _聂言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告诉父亲,他认识莫云天上将?想了想,暂时还是不说了。2 v  N0 u, H( N0 t0 [, h) M& _
2 N; W# {5 ^) Q+ k. Q# k9 T
莫云天上将挥了挥手,道:“你们继续,我来这里不过是找几个人。”
1 q2 l8 V/ l8 p. F; t, N
1 }- W) V4 |. x7 w那几个政府***小心翼翼地给莫云天安排了座位,莫云天让他们传话,找了几个人在座位旁边聊了起来,好像是在谈什么事情。
7 B- i, G1 O( m% ]1 u
$ |* \  g* {. o% D0 F大厅里的气氛显得拘束了很多,大家都不敢大声喧哗了,可见莫云天的到来给他们施加了多大的压力。
6 j9 f6 L* G/ J" B" ^- E6 E7 O9 b7 G3 ^; I, w% O" y
那几个政府***也不敢四处走动,就站在距离莫云天不远的地方,莫云天有什么需求,便可以随叫随到。至于谢家众人,则坐在了距离莫云天不远的一张桌子边,小声地议论着。, `' V  I6 U% |) K' u
: [9 I) q% l) R. Z2 g/ C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R5 P( u! k; \7 v# v
/ O- h; L) R2 u% W, f
“谁知道呢,看样子大概有什么要紧事。”
1 S$ R+ b& {2 `' H' \- L2 Z! w" }! G
0 t" Z$ o+ Q# Y, V/ t: f+ V: P- {“看市长和副市长知道莫云天上将过来,脸都白了。”8 L. ^' }, M6 q/ a- n1 ^. a7 C/ p

0 `8 J: |8 n: D1 p4 v* t“看情况吧,不该问的不要问。”谢钧沉声道。! [0 A* J2 f6 t) Z7 r# H

( o9 O1 j/ }2 G- \0 W1 ~/ f聂言朝远处莫云天所在的方向看去,惊讶地发现,莫云天的陪同人员里面,华海的市长和副市长都赫然在列。华海是个直辖市,市长相当于一省大员的级别,但他们在莫云天面前,居然连屁都不敢放,可以想象莫云天上将的地位何等崇高。
, e3 [; S: v' }% J! Z0 n. `+ J1 B
正在宴会大厅中央的谢瑶突然发现了聂言,露出了惊喜的神情,迈步朝聂言走了过来。
. e6 @2 H: D7 Q+ H' Z( d& _& @8 K% z3 {: [
“你怎么来了?”谢瑶对聂言道,看到聂父,露出一丝羞赧的表情,“伯父好。”
1 x' f3 Y! |4 b! n8 }
7 `; s* k& T/ A. L/ v7 f聂父哈哈一笑,点头道:“好好好,不错。”聂父看谢瑶真的是越看越喜欢,聂言的眼光真的是没话说,他对这个儿媳妇还是相当满意的。/ a# s3 @9 ]+ \$ U) ?2 T6 |
# q, g) T7 i8 ^
聂父和谢瑶聊了一会儿,谢瑶在聂父跟前显得相当乖巧,悄悄对聂言做了个鬼脸,看到谢瑶的表情,聂言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 E2 G" `8 }6 f+ M# X9 H% K; T! X# z* Z! R1 ?# Y6 q
聂言看得出来,聂父对谢瑶还是很满意的,这样他就放心了。3 Y+ d% E0 P* b2 z
! e8 A- I  Z/ }6 q% T' W4 y8 H8 w* Y
聂父找了个借口找其他几个生意人聊去了,就剩下聂言和谢瑶两个人。
1 r# d7 S4 A& x4 F
! ]1 E7 d( h5 j* s在这里遇到,谢瑶还是相当欣喜的,本来无聊的宴会,因为聂言的到来不再无趣,所有的烦心事都一扫而空了。
" z* P( a$ i- N  p& z' M  c7 r* h6 x" T2 o9 B
“聂言,你该剃胡子了。”谢瑶用手摸了一下聂言的下巴,有些扎扎的。5 g/ g4 M( F$ V% h3 {7 V2 G

0 i7 G( C9 ?7 c6 O4 H“嗯,来的时候忘剃了。”聂言呵呵一笑道。% _0 @4 Z% D) u+ W

' C: ^# v7 H& Z6 [谢瑶和聂言亲昵的举动,令周围注意着谢瑶动静的人陷入了呆滞状态。
6 M4 Y; i2 D' H4 V' r7 V( o/ S, G* x8 _/ ^) k; l' v- t
“那个家伙是谁?”
* J% L1 k" V  S4 v: R. o* o
% ?* R  N3 W3 }“不知道,不会是谢瑶男朋友吧?”
0 z& q# T/ k( I! E+ e
" [1 R# s. B) b5 `; C谢瑶不知道她的这番举动,让多少人伤心欲绝。; s! R- ^0 @4 Z1 f+ f$ a3 r

. b$ o2 ~, }! @3 w2 g5 b远处正低声聊天的谢怡看到谢瑶的举动,脸上的表情阴沉了下来,一直以来她都看聂言很不顺眼,她没想到谢瑶和聂言之间的进展居然这么快,看谢瑶亲昵的动作,一点都没有不自然。+ |1 f8 j6 W! ]2 h1 O1 u

1 I% W0 `/ d% @5 ]9 k“二哥,你也不管管谢瑶,大庭广众和一个男人这么亲昵,传出去像什么话。”谢怡看向谢钧道。
3 z8 L. Q: |4 F5 C
+ X3 E/ w! q9 e4 e) f6 ?. r0 t谢钧呵呵一笑,一点不以为意,道:“我觉得年轻人嘛,没什么不好的。”
& I# }1 F% c+ }, A4 @  r- `& a6 L3 C" t# V( H- Z2 F" X* \
“把谢瑶叫回来,成何体统。”桌子上首一个年迈的老者露出不快的表情道,他正是正荣财团的掌舵人谢御,谢瑶的爷爷。6 M2 t# q( M& g: u

' A# n/ O6 Z' h, X$ x& @2 ^“看,你看老爷子都这么说了。”谢怡得到了支持,有些得意地道。
4 a9 m% E8 x9 q% c* Q4 y2 G
7 Y! j2 x! m, T; i9 ^谢钧看了看上首那个老者,只能无奈地屈服,点头道:“好吧。”
* y# g4 T; K) r/ t/ j9 f0 B7 b" p" d. G# `( I
谢钧派人去叫谢瑶了,看向远处的谢瑶和聂言,眉宇间露出了几分忧色。[(m)無彈窗閱讀]
本站部分文章原创和来自互联网,如侵权请联系本站
62233网 爱情 亲情、友情等情感文章欣赏及人生感悟、经典哲理励志搞笑文章校园文章美文故事、散文随笔等免费在线阅读。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705号

.

Copyright © 201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