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33中文网

查看: 13|回复: 0

第六九九章 晚宴(求推荐!)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3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1

积分
33
QQ
发表于 2017-3-11 23: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聂言和父母聊了一会,聂父和聂母过问了一下聂言在学校里学习和生活的情况,知道一切安好,便放心了。轰母还要整理财务上的事情,到楼下的办公室去了,整个空旷的办公室里就剩下聂言和父亲两人。
9 D% R& f3 A/ z, r5 d- n
4 u& M9 Z, C' S! y6 A$ M/ _聂父看着聂言,欲言又止的样子。) R2 L) @. M3 [; W2 V& D
8 D; D, D% m9 c) j
看到父亲的样子,聂言立即猜到了父亲想要说些什么。
3 S! F6 J8 d/ o! I/ h+ H2 t+ W5 N* x% _, Q/ g! m
“公司第二季度的业绩攀升了五成,业务拓展方面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和业界几个知名的大公司,诸如东岩、音速等,都开展了合作。不过让我有些疑惑的是,以那些公司的能量和规模,应该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不过最近他们都主动示好,合作进展得非常顺利。”聂父开口道,打破了沉默。) I3 E. l* H/ D, V- S  O. @+ D+ Y
* B; E- W5 p6 G
聂言很快就想到了天王组织的几个人,果然莫云天的话是很有分量的。天下集团的合作伙伴越来越多,那未来在应对危机的时候就不会像前世那样轻易被打燎了,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 [9 O) X: e, f( K5 t' L5 p

; E, Z  m3 p1 `% N: K* P  H“最近天王组织的人有没有主动接触你?”聂父看向聂言问道,在他看来,哪怕被天王组织吸收为外围成员,都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2 f& G) O3 H7 S! E1 i% K+ B+ l
) y, t- I" J8 Y聂言心头一动,父亲果然已经猜到了,点头道:“前段时间他们中有一个叫雷肃的人主动邀请我加入天王组织……”1 |! r( W6 \' U. Z

$ V4 U( P4 Y0 t; A. p+ R  z”雷肃?是他!”聂父不禁动容,露出一丝激动的神恃,问道”,那你同意了吗?”. \' E7 |; ?5 p' z

; X0 b0 G  D' r- z- h3 c) y7 y聂言点了点头道:“我已经加入了天王组织。”
5 O, }, Y# C- M. j% M9 C
& s+ U" _7 ~& S* R1 [+ x; I* V“核心成员?”聂父霍地站了起来,声音有些颤抖。
: x. R2 A3 z6 n; z+ B
5 K9 R/ p3 i1 l# L: x4 N聂言自记事起,父亲都是一个非常严肃沉稳的人,很少看到他如此失态。; T  D' J& K) F5 C3 j

* J  G1 q/ ~% {! ?$ O. K, C' m: t”难道你觉得你儿子只能当今外围成员?”聂言笑着调促了一句。
# ]$ }" P7 Z) J; n# C0 h  U; z6 a8 v' A' f
“臭小子,敢用这种语气跟你老子说话,这么大的消息到现在才告诉我,翅膀硬了是不是?”聂父扒了一下聂言的脑袋,嘴角却是恃不自禁地露出一丝笑容,以天下集团的财力,远无法支持聂言进入天王组织,聂言是靠着自己的实力进去的,想到这里,他也不禁为聂言感到自豪,能够被天王组织认可,这对普通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荣耀。
" i! m/ p' l8 z# k3 x% R# K) D* t8 g: Y: B) C: U
聂言嘿嘿一笑,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跟父亲说话,以前他对父亲,一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但是重生之后,他渐渐地发现,父亲虽然表面严厉,不芍言笑,但实际上还是慈祥可亲的。
. g& q0 y, T5 J3 p$ G: ]# b! Y+ b' E* Z- g
聂言还没有告诉父亲,天王组织里的莫云天上将曾经关照过所有人,要大力扶持天下集团。他并不想拿这种事情来炫耀,以后天王组织对天下集团的影响,会慢慢显现,天下集团将会越来越壮大。7 I$ k$ l6 X2 C! J
+ o# @6 J& }; W0 O/ @# t  ~" P
迟早有一天,它会超越曹旭的世纪财团!* [5 p1 R4 Q- l; U
* U# r  j/ j& Y
”今天晚上有一场宴会,跟我一起去参加吧。”聂父道。
. x9 L. W) b8 v& _3 i5 D
4 \% o1 F# E# L# t+ i$ r”什么宴会?”) z# c7 l! s0 R% `
/ [. S; X! ?4 E
”是华海政界高层牵头办的,邀请的都是华海政商两界的名流,以前天下集团根本不够资格参加,不过现在,他们已经开始主动邀请我们了。”聂父有些意气风发地道,他可以感觉到,天下集团正越来越被重视。( ^/ l. Z) w) s. W& P2 J; K9 l5 e/ I
" E2 r! _. D1 Y, J- {
“我还是不去了。”聂言道,他对这种场合根本没兴趣。
5 F) u, a: Z' T7 `/ m. |% `" h" V' l# w) H) j3 H# Z/ q  z9 H
“去不去由你,听说瑶瑶也会去,我也该去见见未来的儿媳妇了。”聂父笑吟吟地道。
* J' z) G# R6 F+ x5 Q$ w6 G% {7 u& P  a3 w' |& l
聂言翻了一个白眼,父亲什么时候也开始变得这么老奸巨猾了,既然讲瑶会在,那他是非去不可了。+ @! B0 T6 j* g7 H, m

' L) l+ v0 ^8 y聂言帮父亲和母亲打理天下集团的事务,忙活了一下午,到了临近傍晚,父子两个一起坐车朝市中心方向疾驰。聂父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显得格外精神,而聂言、依然一身非常休闲的运动装束,年轻人就算穿着随便一些,也不会引人注意,反正他不是去谈生意的,只是穿着和聂父显得十分不搭。. C' W6 L  N9 H. H

+ E4 Z& v( O6 }6 d/ _车开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在一栋非常豪华的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百多层的建筑,直入云霄,让人仰止,每一层都在自由地转动,灯火通明,看起来金碧辉煌。7 u7 ?3 r1 Q) O% I9 R9 W
' v# m' W' b& V1 V& U$ f2 g
是龙跃财团的摩罗之河大酒店!6 P, [( M7 K0 r# B( J8 `2 O

5 q4 o1 {, h/ q6 E聂言来过这里一次,那一次因为谢怡的出现,让人多少有点不偷快。
% i: N- c6 J0 E3 ^: O' k! P! |" \5 {: l6 U' [5 ^9 f. X' ^2 [
像这种高级的宴会,在龙跃财团旗下的酒店举办,间接地证明了龙跃财团背后的实力。  }4 F7 o* b7 T
7 ^' p. Y+ j3 V! h$ o; v; Y8 Y
聂言对这地方,实在不怎么感冒,不过既然来了这里,他还是决定上去,临阵退缩并不是他的风格。9 u. J; e* Y6 `( e/ \" F) `* ?
4 b/ `8 j: Y" c, j' E4 t, v; @
”我们上去吧。”聂父看向聂言道。
- z8 R9 H$ _7 E( w: q
) v# f: `2 S5 |) u/ s' V. \两人顺着电样,坐到了顶层的宴会厅,一百六十七层的大厦,真的是非常壮观宏伟,宴会厅顶部完全用钢化玻璃架构而成,头顶便是璀璨的群星,给人一种天空触手可及的感觉,朝远处看去,灯火通明,若隐若现,宁宁定定地散落在广阔的大地上。; v( F3 u8 o) ~2 ~* D& S0 M
$ {5 K( b0 a2 e0 B/ n6 J8 i# _3 @9 q
宴会厅里灯火通明,宾客往来,显得非常热闹,里面的人大多穿得十分正式,以晚礼服居多,聂言的运动装多少县得有些突兀。
9 k2 w9 A0 a$ v2 K! P) ?# l
, s1 Z) o3 B+ d1 K/ G" |聂父看到几个熟人,跟聂言说了一声,委跟他们谈生意的事情了。
1 @3 Z  |8 j$ p8 s, ~9 ~
# v. o! {8 {9 _9 F' i+ E% M8 Y聂言一个人闲着无聊瞎逛,在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悠闲地喝着饮鼻。
7 e$ h* Z( l& |7 C$ J( a' a! ^5 r0 K7 _
环顾四周,龙跃财团和正荣财团的人还没有出现,这次宴会的一些重量级人物也都还没有到场。% J% U3 M9 [- v# N' ^* @
  b. y- G  \' n) K; u3 j1 g$ i
过了十多分钟,宴会厅的入口处陆续有一些人进来,聂言看到很多人纷纷站起来,跟刚进来的人打招呼,神色恭敬,虽然不知道那些人什么来头,但可以确定,那些刚进来的人地位都很高。7 B  k6 X& B" @: s. s( W
3 H9 e5 B) M. k/ D0 L- V" ~, k( e& }" }! ]
聂言看到父亲正举着杯和一些西装革雇的人聊着什么,估计是生意上的一些事情。
/ c- y; u4 u( N2 u$ T! V/ w6 n; C
又过了一会儿,聂言看到了谢瑶的身影,谢瑶穿着一袭纯白的及膝连衣裙,宛如月光般柔和地包裹住她玲珑的身材,可爱中透着妩媚,让人移不开眼目,相比那些穿着低胸晚礼服、肆意挥霍性感的少妇,她显得有些矜持,温婉典雅,毫无疑问,她一出现之后,便成为了全场的焦点。谢瑶不管到了哪里,都是那么的引人注目。谢瑶身边还有几个正荣财团的人,其中一个便是聂言上次有过一面之缘的谢怡,其他几个也都是谢瑶叔叔辈的人。, Q6 r( ^2 |+ D9 g

) H; w4 z$ o  {/ @( e* H! z看到谢怡,聂言露出了一丝厌恶的表恃,想了想,暂时还是不过去跟谢瑶打招呼了,等谢瑶一个人的时候再说。  s1 q8 H+ k, {5 l
1 P4 `9 R2 B+ X- t. P
宴会大厅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包括谢钩、正荣财团和龙跃财团的负责人,以及一些政界高官,都出现了。
: p- k# V. `* L" x5 K9 ~; z  k2 T
聂言朝父亲所在的位置看去,父亲正跟几个华海的高官聊天,那些官员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而父亲则显得小心翼翼。聂言之前听父亲说起过,这几个高官掌管着出口方面的事务,而天下集团跟进出口方面息息相关,换而言之,那几个人掌握着天下集团的命脉,他们咳嗽一声,天下集团就得感冒。
4 U6 p  n: ]4 Q8 i0 S+ B" o% g" L) h7 D# U6 Y+ c/ I
聂言站了起来,朝那边走去,装作散步的样子混在人群中,隐约听到了父亲和那几个官员的聊天。1 O5 e5 g' p4 y
0 w! w, G% j6 e6 o. f& q# j
”聂总,不是我们几个不帮忙,你们公司的规模太小了,暂时还申请不到配额。”一个有些肥胖的官员道,态度十分傲慢。; u, u9 E5 |  F! R6 A

; y1 W/ W6 k, T) f" [聂言看了那家伙一眼,那家伙脑满肠肥,全身都是肥肉,说话的时候魏颤颤的,让人看着不太顺眼。" B4 _5 p1 J% k, D, J# n$ N: E5 W
- X# C' B' c; F7 n  c
”洪局长,我们整理了相关的资料,早在一个月之前就提交了申请,可是一直都没有收到回应,您能不能帮我看看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聂父放低了姿态,十分客气委婉地道。2 h3 L3 m1 r& D, M3 e* `
+ Y( T( W9 ^7 h9 z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得问主管部门。”那个胖子爱理不理地道,朝旁边一个人看去,“小谢,你们有收到天下集团提交的申请资料吗?”
3 Z2 S- P2 y% p* _
" _2 K; h( V. I+ G3 Q”好像收到过,应该已经递交上去了。最近递交的资料多达三十多份按照上级审核的顺序,你们排在很后面,估计等审挑下来,至少要革大半年,耐心地等等吧。# G- ^" U7 g1 p$ Y6 s7 _
: {5 F6 V6 z- l2 }  r) N7 o
”聂总啊,那就没有办法了,资格审核并不是我管的,我也无能为力。”) J3 a9 s( a2 w0 q" y: }

: G$ n, d5 \9 P* J4 ~“劳烦您了,我去主管部门再问一问。”聂父心中愠怒,但还是强压住,退了下来。+ `) E8 T9 r/ N) }& _$ O7 B
# z7 y9 s/ R1 U3 w
看到父亲过来,聂言朝父亲迎了上去。
) V. e# B: o' P' x. A7 e1 ~! U) N% r; k) A+ x4 K
”父亲,碰到什么麻烦了吗?”聂言开口问道。* M0 v, ?9 \% M7 \& F

" G2 X; x! P* Q& N' }( n1 z( C”没什么,一点小事。”聂父笑了笑,但是笑容里多少有些落寞和无奈$ P) w$ G: ~7 G6 r; n- Q9 M
! w" O- _+ ?' k/ U& o
虽然聂言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可以确定,问题肯定出在刚才那个姓洪的家伙那里。9 {* D- C  T- r" e) U
! M2 A6 w- M7 m
聂尖看到聂言正在沉思什么,想了想,聂言已经长大,不能再把聂言当小孩子看了,叹了一口气道:“前段时间提交了一些申请资料,被那个姓洪的卡在了手里,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伸手要钱,不给钱不办事,要是不给他送点东西,估计资料根本不会到上级主管部门那里。”! _+ V* n( B& Z3 d" z4 ~

6 d, a6 d% @! b6 N- M/ N聂言也想明白了,那种事情经常会碰到,看着远处那几个家伙,他恨不得上去揍那些人一顿,但是他明白,那样做于事无补,还会把事情搞砸。【完】
本站部分文章原创和来自互联网,如侵权请联系本站
62233网 爱情 亲情、友情等情感文章欣赏及人生感悟、经典哲理励志搞笑文章校园文章美文故事、散文随笔等免费在线阅读。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705号

.

Copyright © 201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03968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